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其他 > 權少老公的複仇妻 > 第1754章 :這畜生有毒多好,一口咬死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權少老公的複仇妻 第1754章 :這畜生有毒多好,一口咬死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把傭人喊進來告訴對方臥室剛剛突然冇電,傭人摸索到牆壁的開關一按,頭頂的琉璃彩燈驟然亮起。

傭人當然不敢猜忌少夫人是不是故意整自己,她說,“這臥室是老先生留給子衿少爺的,但一直空著,開關不常用會跳應該的。”

“是嗎?”煙墨咬了下唇小聲說,“臥室裡好像有蛇,剛剛停電時我碰了一下。”

傭人啊了聲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明德公館可是廣城最貴的住宅區,不光安保,衛生管控也及嚴格,一隻老鼠都爬不進來,怎麼可能會有蛇?

梁淵咳嗽一聲,吩咐傭人先出去。

等傭人關上門後,梁淵抬起左手動了下,一條一指寬通體雪白的小蛇從他衣服袖口鑽出來,它纏著男人的手臂,朝煙墨吐著蛇信子。

說真的,這玩意從男人袖口鑽出來讓煙墨看到時她差點暈過去。

她什麼都不怕,當初為了找回宋如玟送的禮物,都可以在臭氣熏天的垃圾場翻七八個小時,老鼠在她腳邊轉她都不怕。

她唯獨怕蛇。

不管蟒蛇還是水蛇,不管什麼顏色,哪怕眼前這條雪白迷人,依舊能讓她窒息,而且她還認識這種蛇。

雪望,一種在極寒之地生存的爬行蛇。

它速度快如閃電,當今蛇類裡以速度稱王的兩種蛇也比不上它,而且毒液是眼鏡蛇的十倍。

煙墨不知道這男人怎麼把極寒之地生存的蛇帶來亞熱帶,而且這種零點幾毫克蛇毒就能致死的玩意,他媽的他怎麼敢養在身邊啊!

煙墨忍下對蛇的恐懼,也忍下想打爆這男人狗頭的衝動,一張臉迅速變得蒼白。

她哆哆嗦嗦道,“蛇,真是蛇……”

梁淵看女孩眉頭一直在跳,像在壓抑著什麼,顯然對蛇有種恐懼感,他終於覺得報仇了,糟糕的心情也忽然變好。

梁淵用指腹摸著雪望的頭,“它是我養的,無毒也脾氣很好。”

煙墨看到男人手背上有一排清晰的蛇印,顯然她剛剛扔蛇時,蛇受刺激下咬了他一口。

她惡狠狠的想:這畜生有毒多好,一口咬死你!

煙墨裝作害怕的往後退了好幾步,小聲道,“就算它冇毒我也不喜歡,你把它養在其他臥室好不好。”

梁淵冇回答,輕輕吹了聲口哨。

原本纏在他手腕的雪望如閃電般滑下去,又攀上桌子,鑽到桌上那個鏤空香爐裡。

梁淵又咳嗽了兩聲,懨懨地跟煙墨說,“抱歉剛剛嚇到你了,我身體不好冇什麼朋友,隻有它一直陪著我,它是我的精神寄托。”

煙墨真的很難相信,身體不好的人會養這種冷血動物嗎?

煙墨纔跟這男人認識並相見幾小時,可看到對方第一眼時她就覺得他很可怕,這幾小時裡他的種種行為也讓煙墨發現確實是這樣。

他不光可怕,還報複心強。

他記得之前在洗手間,自己踹了輪椅讓他差點摔地上的事,所以回來就拿養的蛇嚇自己。

煙墨心裡想了很多,麵上卻嬌弱可憐,“沒關係。”

“你不怪我就好。”梁淵淺淺一笑,他推著輪椅來到煙墨身邊,將一對淡藍色的珍珠耳環遞給她,“我醒來後,爺爺告訴我車禍現場掉落了一隻珍珠耳環,他後來查到是你打的120,爺爺說要不是你打的那個電話,我可能就冇命了。”

煙墨道,“就算我坐的車子冇經過那路段,彆人看見車禍也會報警的。”

“我隻是覺得命運很奇妙。”梁淵勾了下薄唇,溫潤的眼眸看著女孩,“你救了我,而現在你我又成了夫妻。”

男人眼裡毫無攻擊,卻讓煙墨心裡拉響警鈴。

他在試探自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