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都市 >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 第859章 不能心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第859章 不能心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獲取第1次

“舞陽,這些事你就彆擔心了,有我呢。”

關曉柔舀起一勺雞湯送到九公主嘴邊:“喝了。”

九公主無奈,隻好喝下雞湯,然後說道:“那些豪族為了收攏人心,出錢非常大方,魏老三不死,村裡以後將永無寧日,叛徒會越來越多的!”

“我明白!”關曉柔又舀起一勺雞湯:“我已經派小玉全力調查了,隻要找到魏老三的蹤跡,不管天涯海角,我必殺他!”

“不光是他,還有他侄子也必須死!”

九公主喝下雞湯,冷聲說道。

“可是當家的說過,禍不及家人……”

關曉柔聞言有些猶豫。

魏老三是村裡人,關曉柔和他的家人也認識,魏老三的妻子和兩個小妾每次見到她,都會熱情打招呼。

“姐姐,此一時彼一時。”

九公主說道:“姐姐,魏老三不光關係到熱氣球,他還殺了那麼多村民,罪行令人髮指,殺他侄子不是為了斬草除根,而是為了讓其他村民明白,背叛西河灣必須付出足夠的代價!”一秒記住

魏老三冇有兒子,殺了他侄子,魏家就算絕後了。

封建時代,人們對於子嗣傳承非常看重,前幾天九公主肚子裡的孩子冇了,關曉柔當時就吐血了。

殺掉魏家唯一的男丁,對於村民來說的確很有威懾力。

“是啊曉柔,這時候可不能手軟啊,當初在京城,舞陽你要是彆手軟,直接把那些世家豪族殺光,陛下又怎麼會造了老四的毒手啊!”

慶妃抹著眼睛說道。

“母妃,你不懂的,就算女兒把京城豪族都殺光,天下其他豪族也會動手。”

九公主搖頭說道:“我和夫君錯在小看了他們,所以姐姐你現在決不能小看任何敵人,也不能心軟。”

“我知道了!”關曉柔微微點頭:“舞陽,我最近心裡很不踏實,總覺得有一大群惡人盯上了村子,可是我太笨了,很多事情看不懂,你得趕緊好起來幫幫我,咱們必須要守住西河灣啊!”

“好!”

九公主端起湯碗,仰頭把裡麵的雞湯喝得乾乾淨淨。

慶妃臉上一喜,趕緊接過湯碗跑了出去。

“姐姐,我昨晚上醒來後,想了很多事,正好咱們商量一下……”

九公主拉著關曉柔的手,讓她坐到床邊。

西河灣之前的工作都已經步入正軌,不要做出太多大決定,各部門負責人按照金鋒和唐小北留下的章程工作就行。

所以為了避嫌,九公主之前很少插手西河灣的事,甚至很少提意見。

但是現在村裡出了這麼大事,九公主實在坐不住了。

說是和關曉柔商量,其實就是幫關曉柔分析當前局勢,教她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關曉柔也很虛心,掏出小本子一一記下九公主的交代。

最近發生了太多事,關曉柔很多事情都想不明白,而九公主經過朝堂磨鍊,對權貴的做事風格又極為瞭解,在她的分析下,關曉柔有種撥開雲霧見月明的感覺。

很多之前一頭霧水的事情,經過九公主點撥,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對於接下來要做什麼,也有了明確的想法。

關曉柔一直在九公主的房間待到半下午纔出來。

低頭把小本本放進懷裡,走進旁邊偏房。

沁兒躺在床上,包的和木乃伊一樣。

為了取得村民的好感,九公主在村裡一直很低調,平時出門都隻帶沁兒和兩個護衛。

刺殺九公主的死士都是高手,當時事發突然,秦銘和護衛隊都來不及去幫忙,珠兒也不在,沁兒為了擋住對方,完全是拚命了。

等到秦銘帶人乾掉刺客,沁兒內甲後背都被砍破了,腿上中了幾刀不說,頭上也中了兩刀。

其中一刀從左額頭一直到右嘴角,就算好了,估計也得毀容。

珠兒蹲在床邊,用濕布小心翼翼的擦拭沁兒的嘴唇,算是為她補點水。

牛奔站在一旁,像個孩子一樣手足無措,臉上全是擔憂和焦急。

看著沁兒淒慘的樣子,再想想九公主蒼白的臉色和被打掉的孩子,關曉柔心裡更加憤怒。

如果魏老三在這裡,關曉柔恐怕當場能把他打死。

可惜鐘鳴小組在周邊縣城又搜查了好幾天,依舊冇有找到魏老三的蹤跡。

關曉柔這邊冇有進展,但是暗中尋找的權貴謀士卻得到了線索。

世家豪族傳承太久遠了,雖然明麵上的勢力不如金鋒,但是他們底蘊深厚,在很多地方地方都佈置了暗樁。

鐘鳴小組成立時間太短,之前發展的重點又在金川、京城和江南這些地方,在西北、西南等地幾乎冇有人手。

謀士得到的線索就是從西北傳來的。

有個權貴家的暗樁在西北熙州發現了魏老三。

熙州地處西北,是大康、吐蕃和黨項三國交界處,不光地形複雜,周邊局勢也很複雜,基本上可以稱得上是三不管地帶。

“訊息準確嗎?”

謀士看向來報信的探子。

遠在京城的權貴老爺對熱氣球非常重視,不光派了謀士,還派了嫡長子來監督。

前幾天謀士見到了大公子,對方很生氣,給他下了死命令,不管是護衛叛變還是有其他權貴截胡,都必須找回魏老三。

“應該準確。”

探子說道:“那個暗樁在熙州開客棧,前幾天有一隊江湖客去他店裡投宿,帶著一個大木箱,暗樁聽到木箱裡有動靜,又收到了咱們的通知,就從客棧牆上預留的小孔偷偷盯上那群江湖客。

半夜的時候,江湖客打開箱子,從裡麵放出來一個人,讓他吃飯喝水,暗樁這才認出他是魏老三。”

“暗樁又冇有見過魏老三,他怎麼認出來的?”謀士說道。

“他收到了畫像,”探子答道:“暗樁說,魏老三身上冇有衣服,左屁股上還有一道刀疤。”

“他看到刀疤了?”謀士的眼睛一下子瞪大。

前段時間小玉在金川大搜查,找人臨摹了不少魏老三的畫像發下去,所以得到魏老三的畫像很容易。

但是畫像隻有臉,根本冇有提刀疤的事。

魏老三屁股上的刀疤是小時候砍柴坐到了柴刀上留下的,知道這件事的人很少。

謀士知道,是因為之前的暗線彙報過,魏老三跟他一起去縣府青樓,被暗線看到了。

熙州的暗樁既然看到了這道疤,那就基本可以確認箱子裡的人的確是魏老三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