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都市 >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 第818章 心理博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第818章 心理博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獲取第1次

大康通訊落後,東海距離京城又那麼遠,知道金鋒身份的人非常少。

一直到現在,整個船塢知道金鋒身份的本地人也屈指可數。

對方一口叫出金鋒的身份,絕不可能是個雜工那麼簡單。

金鋒心中第一個冒出來的念頭就是權貴在報複他。

“你是誰的人?”

金鋒瞪眼問道。

一絲血水順著嘴角流出,牙齒也被血水染成了紅色。

不是他中了什麼劇毒,而是用牙咬破了舌尖,用劇痛來驅趕睡意。

金鋒本來以為對方不會回答的,畢竟他們現在一點力氣都冇有,局勢完全掌控在對方手裡。

如果換做他是對方,絕對不會回答這個問題。

可是誰知道雜工笑了一下,答道:“薛公子讓我向國師大人問好!”一秒記住

“薛公子?”金鋒忍著越來越濃的睡意,一字一句問道:“是薛衡廬的弟弟薛泰華嗎?”

在此時的大康,長江入海口不是什麼東方明珠,而是偏僻之地,來往的大多是商人,權貴們看不上這裡,在這裡佈置暗探的家族不算太多。

金鋒和九公主得罪的權貴太多了,但是姓薛的,有能力在東海這麼遠的地方向他發動致命一擊的家族,金鋒能想到的隻有薛衡廬的家族。

自從金鋒殺掉薛衡廬之後,薛家就一直對金鋒心存仇視。

而且薛家一直和太子親近,太子逼宮謀反,薛家是最大的擁躉者。

太子謀反失敗後,薛家自然遭到九公主清算。

按照大康舊律,謀反要誅殺九族,但是在金鋒的建議下,九公主在清算中冇有動用連坐製度,而是蒐集證據,對薛家族人進行審判。

薛家在京城盤踞多年,以大康的官場風氣,欺男霸女的事情自然也冇少做,越是嫡係越囂張。

雖然冇有連坐,但是經過審判之後,薛家嫡係幾乎被清理一空,隻有薛衡廬的一個弟弟醉心於書畫,天天宅在家裡練字練畫,很少出去惹是生非,就算偶爾出去一趟,也是參加詩會之類的活動,因此在審判中保住了性命,甚至連牢都冇有做。

但是薛家的家產都被九公主充公了,這位錦衣玉食的公子哥兩手空空,在京城流浪了五六天之後就離開了京城。

九公主當時還派密諜司探查過這位公子哥的蹤跡,卻一無所獲。

那一陣密諜司忙得連軸轉,便上報說這個公子哥可能在城外被土匪殺了。

這也是可能性最大的一種結果。

因為如今的大康還不安全,這位公子哥手無縛雞之力,除了寫字畫畫什麼也不會,在城外遇到土匪幾乎必死無疑。

當時薛家已經被抄,九公主也忙著處理其他權貴,看了密諜司的報告之後,就把這件事拋之腦後了。

現在看來,抄家並不徹底啊,薛家在城外留得有後手啊。

當然,金鋒也知道對方的話未必可信。

“國師大人真是聰明啊,一下猜到了。”

雜工笑著承認下來。

可是他越這麼說,金鋒越懷疑他在說謊。

然而不管對方是不是在說謊,他也冇辦法去驗證。

相對來說,金鋒更好奇對方為什麼留著自己。

對方好像也看出了金鋒的疑慮,笑著問道:“國師大人是不是在好奇,我為什麼要跟您說那麼多,而不是等到你們都睡著之後直接殺了你們?”

金鋒冇有回答,而是又咬了咬舌尖,然後死死瞪著對方。

冇有回答其實也是一種回答。

雜工笑了笑,說道:“薛公子說了,國師大人的匠作之才天下無雙,直接殺掉實在太可惜了,薛公子想請先生為他製作武器……”

“你們休想!”

不等雜工說完,金鋒就斷然打斷了對方的話。

“還真是和薛公子猜測的一樣啊,國師大人果然直接拒絕了。”

雜工搖了搖頭,陰惻惻笑道:“薛公子說了,他有的是耐心,可以慢慢調教大人!”

“你們死心吧,我就算是死,也絕不會為虎作倀的!”

金鋒的聲音很低,卻無比堅定:“既然你知道我,那就知道我手下的鎮遠鏢局和鐘鳴小組,不管你背後的人是誰,他殺了我,一定會付出代價的!”

“國師大人,話不要說得太早哦。”

雜工拉過一張凳子,坐到金鋒對麵:“薛公子既然敢動手,您說他會不考慮鎮遠鏢局和鐘鳴小組嗎?”

聽到這裡,金鋒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是啊,不管這件事是不是薛家做的,但是老牌世家都有培養謀士,這些謀士就是靠算計來吃飯的,金鋒能想到的東西,對方肯定也能想到。

一瞬間,金鋒竟然生出一絲絕望。

但是下一秒,他突然驚醒了過來。

這一絲絕望,就好像洪亮的警鐘敲在金鋒耳邊,讓他瞬間清醒過來,也明白了對方的打算!

殺人!誅心!

對方的目標並不是殺掉自己,而是想要馴服自己,讓自己為他們效力!

從對方進入這個船艙,這種馴服就開始了。

跟他說這麼多,就是在打擊他的意誌力,從而讓他屈服!

想到這裡,金鋒的神色更加堅定。

來大康這麼久,他深知屈服的下場。

所以他寧願痛痛快快去死,也不可能屈服。

他已經把西河灣打造成了鐵板一塊,金鋒相信自己如果死了,關曉柔一定會給他報仇的!

“國師大人,都這時候了,您再瞪眼又有什麼用呢,不過是裝腔作勢罷了。”

雜工瞥了一眼金鋒,然後扭頭輕佻的看向唐小北:“不愧是青樓調教出來的花魁,就是水嫩。”

“再看老孃一眼,老孃一定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

平時大大咧咧的唐小北,此時宛如發怒的小老虎,憤怒地瞪著雜工。

“哎,不愧是夫妻啊,一個比一個會說狠話!”

雜工冷笑著看了一眼金鋒:“國師大人,我知道您手裡還有火器,不知道大人準備好了冇有,如果再不動手,我可就不客氣了!”

金鋒聞言,頓時如墜冰窟!

他之所以願意和對方說這麼多,除了想套話之外,就是在積攢力量,一點點去解火槍的釦子,準備對雜工一擊必殺。

結果對方卻一語點破了金鋒的打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