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都市 >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 第817章 劫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第817章 劫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獲取第1次

“咱們隨時可能離開,來回上下船太麻煩,就住在船上吧。”

金鋒想了一下,做出決定:“等回頭讓水師把這裡的碼頭建好後再來。”

如今東海諸島都是無人之地,誰占領就是誰的,金鋒自然不會客氣。

現在派人先占住,回頭等東海局勢穩定下來,金鋒再新建一支水師,隻要是無人認領的小島,都要占領!

他要在海外建立一個綿長的防禦鏈,想進犯中原,先突破這些防禦鏈再說。

想到這裡,金鋒就覺得又充滿了乾勁。

蕉林島冇有深水碼頭,大船隻能停在距離海岸百米外的區域,然後乘坐小船登島,太麻煩了,還不如乾脆住到船上。

樓船設施齊全,還冇有蚊子,比海盜在島上搭建的茅草屋舒服多了。

這個決定讓唐小北高興壞了。

最近幾天,她漁獲頗豐,正愁著上了島釣魚冇有在船上舒服呢。

大劉答應人,安排人去通知水手下錨。m.

一隻熱氣球也隨之高高升起,鏢師在上麵用望遠鏡環顧四周。

土匪好像已經知道金鋒要來,幾天過去了,始終冇有出現。

倒是有兩支巡邏的水師船隊經過這裡,來蕉林島補充了淡水和食物。

金鋒來之前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倒也不著急。

前世他忙著上學打工,到了大康之後又忙著生存,忙著抵抗黨項、吐蕃和東蠻,一直在來回奔波,如今難得有點空閒時間,他就當成了放假。

蕉林島附近風景如畫,白天工作累了,就去陪唐小北釣釣魚,看看周圍風景,興致來了還能下海,施展他的狗刨遊一圈。

夜裡也有佳人相伴,簡直就是金鋒前世夢寐以求的好日子。

如果剛來大康就有這種日子,金鋒可能就留在東海打漁為生了。

可是現在他在金川有了牽絆,所以他隻給自己留了二十天時間。

如果到了二十天還冇有找到海盜,他就上岸回去。

畢竟九公主快生了,他必須要趕回去。

在進入東海的第十五天,鄭馳遠來了。

不是從西邊的岸上來的,而是從東邊來的。

“國師大人,我帶著船隊一直追到了三百裡外,都冇有發現海盜的蹤跡。”

鄭馳遠說道:“再往前走,船上的水就不夠了,隻能回來了。”

大康水軍的主要任務是在岸上和近海防禦海盜,不是遠航作戰,能追到數百裡外,已經是他們的極限了。

金鋒也不好再繼續怪罪,開口問道:“沿途海島都上去打探了嗎?”

“打探了,按照國師大人的吩咐,有水的島上都留人看守了,一旦發現海盜蹤跡,他們會用鴿子給東連島傳信。”鄭馳遠回答道。

東連島是距離東海岸一百五十裡左右的幾個小島的統稱,也是水師在東海的重要駐點和中轉站,有水師士兵長期駐守。

為了通訊方便,水師士兵在上麵飼養了不少特殊信鴿。

以這些信鴿的飛行能力,可以輻射周邊數百裡。

鄭馳遠這次去東海搜查海盜,就帶了不少這種信鴿,給每支登島留守的隊伍都留下了兩隻。

鄭馳遠畢竟是水師負責人,事情比金鋒這個甩手掌櫃多多了。

和金鋒一起吃了頓晚飯,第二天一早就率領船隊回程了。

“再等四天,要是還找不到海盜,也該回去了。”

金鋒看著鄭馳遠的船隊越走越遠,心裡做出決定。

這天下午,唐小北釣了一隻七十多斤的大魚,半下午就心滿意足的收竿,讓人把大魚抬進後廚,親自給金鋒做了一桌全魚宴。

金鋒平時夜裡都會工作一段時間再去睡覺,但是這天吃過晚飯之後,突然覺得腦袋昏昏沉沉的,兩條腿也和灌了鉛一樣,沉重無比。

他本來以為可能是自己犯困了,可是轉頭看到同桌的唐小北、大劉、阿蘭等人也是如此。

北千尋的狀態雖然比金鋒他們好一些,但是也明顯比平時差了一大截。

“先生,有點不對勁。”

北千尋皺眉說道:“今天的飯菜有問題!”

“難道這種魚不能吃?”金鋒皺眉喊道:“大山!大山!”

大山是金鋒的親衛副隊長,性格有些軸。

大劉時不時會和金鋒開玩笑,有時候還會頭鐵地打探金鋒的八卦。

但是大山不管什麼時候見到金鋒,都總是一副規規矩矩的樣子,從來不會多說一句話,更不會跟金鋒一起上桌吃飯,隻會靜靜守在門口。

這個時間段,正是大山當班,如果是平時,隻要金鋒喊一聲,他馬上就會出現。

可是此時金鋒連著喊了好幾遍,門口都一點動靜都冇有。

彆說北千尋和大劉,就連金鋒和唐小北都察覺到出事了。

北千尋輕輕拔出長刀,向門口摸去。

“你乾什麼?”大劉小聲問道。

“我出去看看出了什麼事,順便去把船上的郎中叫過來。”北千尋答道。

“算了,你狀態最好,留下來看著點先生夫人,我去叫人吧。”

大劉擺了擺手,右手拔出長刀,左手扶著船艙牆壁,一步一步走向門口。

可是才走到一半,房門卻從外麵打開了。

一個瘦高的中年人推門走了進來。

此時天色還冇有完全黑下來,金鋒順著敞開的房門向外看去,第一眼就看到守在門口的大山等人都軟軟倒在地上。

如果不是他們的胸口還在微微起伏,金鋒可能都以為他死了。

金鋒心裡咯噔一下,看向鏢師們聚餐的甲板。

和他預料的一樣,所有鏢師都和門口的大山一樣,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你把他們怎麼了?”

金鋒盯著中年人,冷冷問道。

“冇什麼,就是給他們吃了些安神助眠的藥,讓他們好好睡一覺而已,彆來打擾國師大人而已!”

中年人陰冷笑道。

“你知道我的身份?”金鋒聞言,眼睛不由眯了起來。

這個人是船上的雜工,不是金鋒帶來的人,而是洪濤平找人接船的時候,船上本來就帶的人。

當時洪濤平信誓旦旦保證接他船的人都是洪家至交,絕對不會有事,金鋒出於對洪濤平的信任,也因為實在缺人手,金鋒就冇有多想。

現在看來,還是自己大意了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