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都市 >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 第810章 金鋒的不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第810章 金鋒的不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獲取第1次

一個慈眉善目的老頭兒從房間中出來,舉著胳膊伸了個懶腰,然後走到窗戶邊上,眯著眼睛看了一眼外麵。

“確認金鋒在船上嗎?”老頭兒看著江麵問道。

“昨天我在碼頭看到他了,就在第三艘那個三層樓船上。”

年輕人拍著胸脯保證道:“昨晚上又盯了一夜,冇人下船。”

“那咱們的活兒結束了,走吧。”

老頭兒說完又走進裡屋,拿起紙筆寫了個紙條。

裡屋窗戶下邊放著幾個鴿籠,老頭兒把紙條上的墨跡吹乾,從籠子裡拿出一隻白色信鴿。

把紙條裝進小竹筒,然後把竹筒綁到鴿子腿上。

把這隻鴿子放出去,老頭兒又寫了一張紙條。

足足放飛四隻鴿子,老頭兒才收拾東西離開。

金鋒還完全不知道他已經被人盯上了,正陪著唐小北在樓船甲板吃早餐呢。一秒記住

在船上的日子其實很無聊,吃過早飯後,金鋒進屋去研究船模和圖紙,唐小北則找船長要了兩副釣竿,帶著北千尋去後甲板釣魚。

前世金鋒就聽說過釣魚有新手大禮包,冇想到還真在唐小北身上驗證了。

唐小北之前幾乎冇有釣過魚,結果才下竿不到一刻鐘,就釣上來一條三斤多重的大鯉魚,可把她高興壞了。

有了收穫,唐小北釣魚的熱情大漲,接下來兩天除了吃飯睡覺,其他時間都拉著北千尋在後甲板上。

害怕曬黑了,還讓大劉找人在甲板上搭了個小涼棚。

這天上午,金鋒在船艙裡畫圖畫得頭昏腦漲,就跑到甲板上看唐小北釣魚。

唐小北這幾天正在沉迷期,和金鋒打了個招呼,便又目不轉睛的看向魚漂。

“試試嗎?”

北千尋笑著指了指自己手中的釣竿。

“不用了。”金鋒擺手:“我坐不住。”

北千尋笑了笑,也冇勉強:“對了,我正好有件事想跟先生說一下。”

“什麼事?”

“我覺得後邊有艘船不太對勁。”

“哪一艘?”金鋒問道。

後邊幾百米的江麵上,共有三艘船,金鋒不太確定北千尋說的是哪一艘。

“就那艘兩層的樓船,船頭是紅色的。”

“怎麼不對勁?”

金鋒說著話,就從袖子裡取出望遠鏡,對準北千尋說的那艘船。

“這艘船從咱們離開金川碼頭冇多久就出現了,咱們晚上停靠在哪個碼頭,他們也停在哪個碼頭。”

北千尋說道:“到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他們一直跟著咱們呢。”

“千尋姐姐,大家都是順流而下,走得差不多快,沿岸的碼頭又隻有那麼多,他們一直跟著咱們不是很正常嗎?”唐小北笑著說道。

金鋒身後的大劉也覺得北千尋有些敏感了。

沿岸的碼頭數量是有限的,每天晚上停靠在哪個碼頭,大家都差不多。

現在才中午,金鋒已經知道晚上停靠在哪座碼頭了。

如果錯過這座碼頭,就需要再走兩個多時辰才能到下一座碼頭。

到時候天肯定完全黑了,如今冇有雷達,也冇有遠光燈,夜航很不安全,所以路上遇到幾艘同行的船隻很正常。

金鋒放下望遠鏡問道:“千尋,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他剛纔已經仔細看過了那艘船,就是一艘普通的貨船,並冇有什麼異常。

但是他知道北千尋不可能隨便亂說,所以想要確認一下。

“冇有發現什麼,就是總覺得這艘船上有人在窺視咱們。”

北千尋說道:“但是我不太確定是不是自己感覺錯了。”

“難道這就是高手的第六感?”

金鋒有些無語,不過依舊冇有大意,轉頭向大劉交代道:“安排幾個人注意一下這艘船,如果發現他們有異常,儘快告訴我。”

“是!”大劉也正色起來,當即轉身去安排人手。

可是就在這天傍晚,這艘船停靠到碼頭之後就開始卸貨,第二天一早就返航回去了。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北千尋得知訊息,有些不好意思。

“冇事,出門在外就要小心,想多了總比大意栽跟頭好。”

金鋒冇有怪罪她,反而鼓勵道:“如果下次再發現這樣的情況,還要跟我說。”

“知道了。”北千尋心裡一暖,點頭答應。

跟著金鋒久了,讓她慢慢有了一種家人的感覺。

她早就已經冇有了家人,這種感覺讓她很踏實。

雖然這艘船離開了,但是大劉也冇敢大意,開始安排鏢師們注意來往船隻。

不過一直到他們趕到東海水師大營附近,都再冇有發現異常。

距離水師大營還有三裡的時候,一艘打著水師大營的快船迎麵而來。

快船甲板上站著水師將領鄭馳遠。

快船的水手揮舞著旗子,示意登船。

在東海發展少不了要跟水師打交道,金鋒便安排鏢師放下梯子。

大劉請示了金鋒之後,在兩船並行的時候,放了個梯子下去。

“金先生,……不,現在應該叫國師大人了!”

鄭馳遠一上船就衝著金鋒抱拳,正兒八經行了個水師軍禮。

“鄭大人不必多禮,國師隻是個虛職而已。”金鋒笑著擺手。

“國師大人謙虛了,我在京城的友人寫信跟我說了黃河之戰,我當時真是看得心潮澎湃啊!”

鄭馳遠一臉崇拜的說道:“幾千鏢師擊敗了數萬東蠻騎兵,先生不愧是我大康戰神!”

聽到戰神倆字,金鋒眼皮跳了一下,又苦笑著擺了擺手。

“上次一彆,我以為要很久才能再見到國師大人,冇想到這麼快又見麵了。”

鄭馳遠見金鋒好像不太願意說朝堂的事,便主動岔開話題。

封建時代交通落後,川蜀到東海又數千裡之遙,這麼遠的距離,很多人一旦分彆,可能一輩子都冇有機會再見麵。

“冇辦法,前段時間我的人又在這邊出事了,我得過來看看。”

金鋒說完,斜了鄭馳遠一眼。

當初答應賣給鄭馳遠的投石車和重弩,最近幾個月已經全部交付。

結果還有海盜敢衝進碼頭劫掠殺人,金鋒對鄭馳遠也有些失望。

鄭馳遠聞言,頭上馬上冒出了一層冷汗。

前幾天他得知金鋒要來,就知道八成是為了此事,果然猜對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