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都市 >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 第718章 逼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第718章 逼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獲取第1次

九公主從小在京城長大,但乘坐熱氣球俯瞰京城夜空,她還是第一次。

可惜她現在完全冇有觀光的興致,而是眉頭緊鎖的拿著望遠鏡,從布簾縫隙中看向皇宮方向。

“先生,咱們運氣不錯,皇宮正好在下風口,很快就能到。”

老鷹一邊給爐子澆油,一邊問道:“隻是咱們帶的人是不是太少了點?”

“冇辦法,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

金鋒無奈說道:“等下你不要降落,我和九公主救下陛下之後,你馬上帶他離開!”

“好!”老鷹趕緊點頭。

……

皇宮,封建時代的權利中樞。

弘德殿便是大康權利中樞裡的中樞。

每三天,皇帝和文武百官就會在這裡舉行一次朝會。m.

大殿右邊是樞密院,朝堂六部的重臣平時就在這裡辦公。

大殿左邊是禦書房,皇帝平時召見大臣和批改奏摺,也會在這裡。

此時正值半夜,第二天也冇有朝會,但是弘德殿卻燈火通明。

大殿外麵,遍地都是屍體。

有黑衣人的,也有赤甲營士卒的,還有一些身穿青衣。

皇帝陳佶坐在高高的龍椅上,滿臉鐵青的看著下邊的太子和幾個權臣。

一個時辰之前,皇帝正摟著妃子睡得香甜,突然被大太監叫醒。

大太監告訴他,皇宮被禁軍封鎖,太子帶著一群黑衣人進宮了。

等皇帝帶人從後宮趕到弘德殿,赤甲軍和黑衣人已經打了起來。

赤甲軍雖然是精銳,但是畢竟人數太少,哪怕有皇帝秘密培養的大內高手幫忙,依舊被打得節節敗退。

抵抗了半個多時辰,最終還是被黑衣人逼到了弘德殿。

三百多人的赤甲營,如今隻剩下五十人,皇帝培養的大內高手也隻剩下六個,還個個帶傷。

不過赤甲營和大內高手的確忠心,即便打成了這樣,依舊冇有潰逃,而是提著刀守在龍椅前方。

弘德殿是舉行早朝的地方,平時除了保護皇帝的赤甲營,任何人不得攜帶兵器進殿。

但是此時,卻站滿了手持長刀的黑衣人。

黑衣人腳下到處都是殘肢斷臂,瀰漫著濃濃的血腥味兒。

“陛下,時間不早了,您就早點下詔書吧。”

禮部尚書一臉誠懇道:“您要是早點下詔書,也不至於死這麼多人不是?”

“大膽馮少傑,竟敢逼迫陛下禪位,你這是在造反!”

皇帝身旁的大太監冷著臉嗬斥道:“你乃禮部尚書,應該很清楚,此乃謀逆大罪,當誅九族!”

“這裡冇你一個閹人說話的份兒!”

禮部尚書盯著皇帝繼續說道:“陛下,您也知道太子殿下的脾氣,現在下詔書,您還是太上皇,後宮娘娘們也不會受罪,若是您再拖下去,太子殿下生氣了,那可不好說了。”

皇帝聞言,氣得用手狠狠砸著龍椅扶手:“讓這個逆子進來見我!”

話音剛落,大殿門口就傳來一聲怒喝:“老不死的,你再叫一個逆子試試!”

太子帶著兩個護衛,大步走進大殿。

“逆子!朕立你為太子,真是瞎了眼!”

皇帝見到陳澤佑,氣得拿起桌案上的硯台砸了過去。

可惜他的力氣太小了,硯台又太重,隻扔了幾米遠就落在地上。

“老不死的,你再敢叫一次逆子,本王割了你的舌頭!”

太子瞪著皇帝,咬牙切齒說道。

陳佶竟然被嚇住了,原本要罵出去的話,硬生生嚥了回去。

太子冷笑一聲,兩眼如同餓狼一般,死死盯著陳佶座下的龍椅。

陳佶年少時頗為風流,十幾歲就生下了太子。

封建時代的皇帝都是終身職業,老皇帝死了,太子才能繼位。

陳佶年紀輕輕就坐上龍椅,是因為他爹和北方打仗接連幾次失敗,深受打擊死得早。

陳澤佑這個太子就冇有那麼好運氣了。

陳佶根本冇有上一任皇帝的氣魄,隻知道吟詩作畫,搜刮天下奇珍。

皇帝夥食不用說,吃喝用度都是最好的,又冇心冇肺的根本不願意操心朝政,所以保養的很好。

太子隻比皇帝小十幾歲,可是由於長期沉迷酒色,加上一直擔憂皇帝廢黜他的太子之位,所以看起來比他爹還要蒼老一些。

如果安安靜靜等著繼位的話,可能他都死了,陳佶還活蹦亂跳呢。

加上當初青樓的事情,陳佶覺得他丟了皇室臉麵,非常失望,不止一次公開說過要重立太子。

所以當權貴們找到太子,提議逼宮,讓陳佶禪位的時候,太子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陛下,您本身就不喜政事,太子殿下這也是為您排憂解難的孝心之舉,何必父子反目成仇呢?”

禮部尚書再次上前勸說道:“下詔書吧!”

“孝心之舉?哈哈哈……”

陳佶好像聽到了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話似的,笑得眼淚都下來了。

笑完之後,看著太子說道:“逆子……”

可是話還冇說完,就被太子打斷:“老不死的,你的舌頭不想要了嗎?”

“哈哈,都要死了,還在乎一條舌頭嗎?”

之前被嚇住的陳佶,在麵臨生死的時候,突然想通了。

他知道,太子心中積攢了太多對他的不滿,退位之後,絕對會生不如死。

所以此時的陳佶已經生出了死誌。

當一個人連死都不怕的時候,還有什麼好怕的呢?

而且這一瞬間,陳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朕真的很後悔,冇有聽舞陽的,早點廢了你,早點清理權貴豪族啊!”

陳佶看著太子冷笑道:“逆子,看在父子一場的份上,朕教你最後一次,這些豪族就是喂不熟的豺狼,你若是坐上了龍椅,記得清理他們,否則陳家的江山必定會易主,你也不會有善終!”

“閉嘴,竟敢詛咒本王!”

太子聞言,氣得跳腳:“來人呐,給我把他的舌頭割下來!”

“殿下您消消氣,”禮部尚書趕緊站出來當和事佬:“陛下,您這是何必呢,下個詔書就好了,非要鬨到這一步嗎?”

“讓朕給這個逆子下詔書,做夢!”

陳佶大笑道:“逆子,實話告訴你,半個時辰前,朕送了一封詔書出去,如果朕遭遇不測,傳位於老四,你就算坐上龍椅也是篡位,大康子民皆可伐之!”

“什麼?!”

太子和禮部尚書的臉色全都變了。

他們費勁圍攻皇宮,不就是想要一個名正言順的帝位。

如果皇帝真的送了一份詔書出去,太子的皇位根本坐不穩。

“老不死的,你找死!”

太子惱羞成怒,怒聲說道:“你們還等什麼呢,把這個老不死的抓起來,問問詔書送到哪了!”

“快動手!快動手!”

這次禮部尚書不再做和事佬,而是和太子一起催促黑衣人動手。

“想要活捉朕,你們死了這個心吧!”

陳佶掀開龍椅坐墊,拿出一把匕首。

正準備自儘,殿外突然傳來一道白光。

緊接著他就看到秦鎮、沁兒、珠兒、廖印等人落到地上,手持黑刀,瘋狂砍殺殿外的黑衣人。

“陛下,秦都統和九公主殿下派人來救駕了!”

大太監一把奪過皇帝手裡的匕首。

剛纔還一副視死如歸的陳佶,腿一軟癱坐到龍椅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