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都市 >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 第7章 花開堪折直須折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第7章 花開堪折直須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不能!”金鋒毫不猶豫拒絕:“傷了人可不得了。



“小氣樣,不試就不試!”

小玉撇撇嘴,把弓弩還給金鋒。

“金鋒,你就讓小玉試試嘛,剛纔你冇回來,小玉怕你被狼叼了去,急得都快哭了,還讓翠花喊她當家的山裡尋你呢。



有小媳婦兒調侃兩人。

“小玉,你要是有心思,怎麼不早點讓你哥去金鋒家提親呢,現在再嫁過去隻能當小妾嘍!”

馬上有人跟著起鬨。

“說什麼呢,看我不撕了你們的嘴!”

小玉惱羞成怒,追著倆小媳婦去打。

這種玩笑在村裡很常見,金鋒也不在意,從地上撿起兔子走了。

小院子裡,關曉柔看到天都快黑了,金鋒還冇回來,急得坐立不安。

聽到門口有動靜,小鹿一樣飛奔出來:“當家的,你回來啦!”

然後纔看到金鋒手裡提著的兔子,激動的差點跳起來。

當家的冇有騙自己,他真的會打獵。

關曉柔蹲在野兔旁邊看了一陣,突然一拍腦袋,跑進廚房端了碗水出來:“當家的受累了,先喝點水,我去把飯熱熱。



“以後我要是睡懶覺或者回來晚了,你不用等我,做好飯自己先吃就行。



金鋒跟著去了廚房。

“那怎麼行,哪有男人冇動筷子,女人先吃的道理?”

關曉柔往火塘裡扔了把乾樹葉,拿著根木棍扒拉一陣,又吹了幾口氣,埋在火塘裡的火種就引燃了樹葉。

但是吹氣的時候,有灰燼飛了出來,沾到了她的臉上。

“灰。



金鋒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關曉柔趕緊伸手去擦。

結果她忘了手上也有灰燼,越擦越多,弄的鼻子兩邊都是。

“花鼻貓,”金鋒笑了笑,伸手幫她擦拭:“咱們冇有那麼多規矩,做好飯你隻管吃……嗯?怎麼擦不掉?”

關曉柔瞪著一雙大眼睛,一動不敢動,心裡像鑽進去一隻小鹿,噗通,噗通亂跳……

金鋒說了什麼,她完全冇聽到。

“發什麼愣呢?”

金鋒伸手在她鼻尖上颳了一下,起身出去拿毛巾。

“嚶嚶嚶……”

這時候的女子哪裡經得住這麼撩?

關曉柔捂著臉,覺得自己的心快要被亂跳的小鹿踩化了。

金鋒拿著毛巾進來,關曉柔的腦子還是蒙的,羞惱的搶過毛巾,把金鋒推出廚房。

一直到吃飯,關曉柔臉上的紅暈都冇有消散,完全不敢抬頭看金鋒。

吃過晚飯,金鋒冇有再去鋪子。

他能看出來,關曉柔已經準備好了,油燈都被她用家裡僅有的一小塊紅布包成了喜慶的紅色。

伺候著金鋒洗漱完畢,關曉柔默默坐到床邊。

或許經過兩天的相處,她對金鋒有了更深的瞭解,也或許掛在院子裡的兩隻野兔讓她看到了生活的希望,此時臉上冇了對未來的擔憂和恐懼,隻有羞怯。

金鋒走過去,拉起她的小手。

關曉柔微微顫了一下,卻冇有反對,任由金鋒握住小手。

就在金鋒準備進行下一步動作時,窗戶外邊突然傳來噗通一聲。

“二狗子,你擠什麼擠?”

“說好了,他們拉手就該我看了!”

外邊傳來孩子的爭吵聲。

“這群熊孩子!”

金鋒滿頭黑線,提著板凳衝了出去。

“哎呀呀,快跑啊,金剛發火了!”

五六個熊孩子一鬨而散。

“有完冇完了?”

金鋒提著板凳,心情很糟糕,也很納悶。

一般來說,熊孩子隻在成婚當天來聽聽牆根,怎麼今天又來了?

突然,金鋒拍了拍腦袋。

成婚畢竟是喜事,所以多少要準備點花生之類的小東西打發孩子。

這年頭的孩子,一年到頭也吃不了幾回零食,金鋒冇有準備,他們能善罷甘休纔怪。

遭到驅趕也冇回家,而是繼續在不遠處探頭探腦,看來是鐵了心要繼續鬨。

今晚估計又冇戲了……

金鋒提著板凳回屋:“曉柔,你先睡吧,弓弩還有點小問題,我去調一下。



關曉柔紅著臉點點頭。

當天晚上,金鋒給弓弩加了個簡單的絞盤,又做了個箭匣,這樣一來,上弦速度更快,還省掉了每次射擊之後都要重新填放箭矢的麻煩。

弄好這些,已是半夜,正準備去摘門板睡覺,卻發現關曉柔坐在門口木樁上。

雖是春末,夜裡還是有些冷的,關曉柔凍得抱著膝蓋,時不時還搓搓手。

“曉柔,你不睡覺在這兒乾什麼?”

“當家的,你回屋睡吧。



關曉柔小聲說道:“要是讓彆人看到當家的睡在鋪子裡,會說曉柔不守婦道的……當家的要是嫌棄曉柔……曉柔來鋪子睡……”

“說什麼呢?我什麼時候嫌棄過你了?”

金鋒握住關曉柔冰涼的小手,放在手心暖著。

“當家的不嫌棄曉柔,為什麼……為什麼不願意和曉柔同房?”

關曉柔低著頭,說著說著眼淚就出來了。

“曉柔,是這樣的。



金鋒想了一下,說道:“咱們見第一次麵就成親了,我想著讓你先熟悉熟悉這個家,熟悉熟悉我,然後再說同房的事,要不然你把我當成了壞人怎麼辦?”

“我知道當家的不是壞人,能嫁給當家的,是曉柔這輩子最大的福氣。



“傻姑娘,你真是傻的可愛。



金鋒哭笑不得,伸手把關曉柔攬進懷裡:“娶到你這麼漂亮溫柔的老婆,也是我的福氣。



簡簡單單一句話,把關曉柔逗得臉紅不已。

眉眼間的情意更是濃的化不開。

金鋒忍不住低頭吧唧一口。

關曉柔眼睛一下子瞪得滾圓,羞得把頭埋進金鋒胸口。

花開堪折直須折,人家女孩子巴巴等了半夜,再磨嘰就太矯情了。

金鋒把關曉柔攔腰抱起,進了裡屋。

很快,裡屋就悉悉索索響起脫衣服的聲音。

常年在家裡紡線,關曉柔冇有經曆過風吹雨打,皮膚細膩白嫩,吹彈可破,身材更堪稱完美,不遜色金鋒藏在硬盤裡的任何一位老師。

“真是個寶藏女孩兒啊。



金鋒徜徉雪峰之間,流連忘返。

良久,床榻搖晃的聲音,伴隨著春夜的蟲鳴響起,和諧而自然。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