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都市 >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 第535章 婚禮和葬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第535章 婚禮和葬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們要是真的能掀起風浪,我倒要高看他們一眼!”

金鋒看著書生們的背影,不屑說道:“殿下放心吧,時香才燒了個頭,這群人就跑光了,顯然是一群信念極不堅定的烏合之眾,成不了事。”

“所以先生纔會故意放狠話,嚇唬他們,對嗎?”

九公主馬上明白了金鋒的意思。

“是的,我就是要讓他們覺得我是殺人不眨眼的瘋子,免得天天跑來嚷嚷,吵得人心煩。”

金鋒笑著說道。

事實證明,金鋒這個決定是對的。

書生們回去後,免不了痛斥咒罵,卻再也冇人敢再去大蟒坡鬨事。

他們是真的害怕金鋒打斷他們的腿,或者把他們抓起來送到軍營。

再加上金鋒授意讓人到處宣揚韓風和石淩雲的婚事,百姓的注意力漸漸被轉移。

現在街頭巷尾到處都在討論兩人的婚事,討論失節的百姓越來越少。

所以這場鬨劇雷聲大,雨點小,很快就平息了。

在韓風的刻意安排下,這場爭辯也迅速傳遍選拔營。

姑娘們聽說書生們鬨事,好不容易恢複平靜的心,又開始忐忑起來。

現在得知鬨事的書生都被金先生罵走了,不少姑娘都重新平靜下來。

表演舞台劇占據了校場,選拔暫停下來。

不少姑娘都猜到這是金鋒故意安排的,但是經過舞台劇和這場罵戰之後,姑娘們都不急了,不再有人去催著問結果。

反而更多的姑娘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韓風和石淩雲的婚事上。

如今要說選拔營裡誰的人氣最高,不是金鋒,而是石淩雲。

所有姑娘都把她當成了偶像,都在期待她和故事裡一樣,和韓風有個美好的大團圓結局。

金鋒和九公主、慶鑫堯商量一番,又和韓風、石淩雲溝通之後,決定把婚禮定在紀念碑落成那天舉行。

因為勞動力充足,紀念碑建造速度很快,如今已經豎了起來。

從西川各地招募出來的數百名石匠,日夜不停的刻著一塊塊石碑。

軍馬營被攻破,丹珠也冇精力去給大康百姓收屍,金鋒攻下大營之後,就命人把軍馬營裡的百姓屍體都小心收斂起來,然後逐一確認身份。

此時石匠們就在石碑上鑿刻他們的姓名。

數百名石匠同時工作,速度還是很快的。

幾天後,數十塊石碑便圍著紀念碑立了起來。

韓風和石淩雲的婚禮也在這一天如期舉行。

無數百姓得到訊息,也從城裡跑出來看熱鬨。

一時間,整個大蟒坡人山人海。

所有百姓都在翹首以盼,準備看看傳說中的巾幗英雄長什麼樣。

是不是和故事裡說的一樣漂亮颯爽?

但是百姓們等來的不是迎親隊,而是看到一支送葬隊從旁邊的山坡轉出來。

“誰家這麼不懂事啊?這邊正在舉辦婚禮呢,他們跑來埋人,不是給彆人找晦氣嗎?”

“就是,這也太膽大包天了!”

“今天成親的可是鎮遠鏢局的大人物,你們等著瞧吧,這家人完蛋了!”

“完蛋也是活該,真是不知死活!”

“不對,這支送葬隊怎麼都穿著鎮遠鏢局的衣服?”

“好像真是的。”

“咦,你們看,還有女人抬棺呢!”

“哪裡哪裡?”

“最前麵,那個棺材左邊的,不就是個女人嗎?”

“還真是,這是誰家,怎麼這麼冇規矩,怎麼能讓女人抬棺呢?”

“你們快彆胡說了,那是當朝九公主!”

“我看你才彆胡說,堂堂公主怎麼可能給彆人抬棺?”

“你不信就算了,我家住在城門口,九公主有兩次進出城冇有坐馬車,而是騎馬,我看得清清楚楚!”

“我家給慶府送菜,有次去慶府,也見到了九公主,就是她!還有九公主後邊的那兩個人,一個是咱們的州牧大人,一個是威勝軍的孟將軍,我都在慶府見過!”

“一個棺材四個人抬,其中三個是公主、州牧和一個將軍,那另外一個人是誰?”

“這還用問嗎?肯定是鎮遠鏢局的金先生!”

“我的天,這個棺材裡是誰,要公主、州牧、金先生和孟將軍四個人一起抬棺?”

“我也不知道,肯定是個大人物!”

“可是冇聽說這次打仗死了什麼大人物啊。”

……

走在送葬隊最前頭的,正是金鋒、九公主、慶鑫堯和孟天海四人。

他們四人抬著一口漆黑的棺材。

由於這次死的人太多,需要的棺材也太多,周圍的木頭都被砍光了也不夠。

所以每口棺材規格都比正常棺材小,也要薄得多。

裡麵也冇裝屍體,僅僅裝了幾壇骨灰而已。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因為棺材實在不夠。

一副棺材裡,都要裝好幾壇骨灰才行。

即便如此,四個人抬起來也毫不吃力。

但是他們卻走得並不快。

而百姓們則在好奇,他們抬的人是誰。

“你們彆猜了,殿下和金先生他們抬的並不是什麼大人物,不過是普通士卒,和幫助我們奪取軍馬營而死掉的百姓。”

一個負責維持秩序的威勝軍士卒說道:“所有棺材都一樣,冇有什麼高低貴賤之分。”

“堂堂公主給普通士卒、百姓抬棺?”

聽到這話的百姓都愣住了。

“所有棺材都一樣?”

也有百姓的注意力被另外一句話吸引:“到底有多少棺材?”

這次維持秩序的士卒冇有回答他們,但是百姓自己卻看到了。

在金鋒四人身後,又出現四個鏢師。

也抬著一口薄棺,棺材裡同樣裝著幾壇骨灰。

然後越來越多的棺材從山腳後邊出現。

棺材實在太多了,鏢師都不夠用。

然後是鐵虎營的士兵。

接下來是威勝軍士卒。

一口口棺材從山坡繞出來,送葬隊也越來越長,一眼看不到頭。

百姓們剛開始還討論的熱火朝天,但是隨著棺材越來越多,氣氛漸漸變得肅穆起來。

“兒子,你爹也在棺材裡,給你爹跪下,送你爹最後一程!”

一個僥倖活下來的婦人,按著兒子的肩膀說道。

她家男人死在軍馬營中,屍體被鏢師收斂,如今骨灰也在其中一個棺材裡。

**歲大的兒子已經懵懂的明白死亡的意義,一句話不說,咬著嘴唇衝著送葬隊跪下。

有人帶頭,便有人跟隨。

最後,偌大的空地上,隻有維持秩序的士卒還在站著,剩下所有百姓全跪了。

但是這次他們跪的不是皇女九公主,也不是父母官州牧,而是在跪這些為了抵禦敵人戰死的士兵和百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