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都市 >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 第524章 她走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第524章 她走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北千尋從當鋪離開的時候,表麵依舊是一副冰冷的樣子,但是心情卻久久不能平靜。

她對金鋒的第一印象並不好。

紈絝們招攬人才,還知道擺出一副禮賢下士的樣子出來。

而金鋒呢?

去牢房想要自己效命,排場比她見過的任何紈絝都大。

以她的眼神,隻看阿梅走路的姿勢就知道對方和自己是一類人。

帶著一個高手護衛就罷了,還帶著一群穿盔戴甲的親衛。

一點誠意都冇有。

北千尋這些年在京城見過太多紈絝之間的齷齪事,再加上薛衡廬的事,讓她對紈絝更冇有一點好感。

在她看來,金鋒敢乾掉薛衡廬,還能好端端的去牢房收買人心,肯定是比薛衡廬更大的紈絝。

現在她知道了,金鋒並不是紈絝子弟,而是一個才崛起不久的草根。

這段時間裡,這個人做了太多事。

多到讓北千尋不敢置信。

可是老頭的情報向來準確,她又不得不相信。

唯一讓北千尋想不通的是,在老頭的描述中,金鋒是個梟雄人物,怎麼那麼膽小呢?

去牢裡見自己,還帶著那麼多人?

她哪裡知道,金鋒是被牢頭嚇唬住了。

真在戰場上,金鋒也不至於貪生怕死,他隻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總之,聽完老頭兒的講述,北千尋對金鋒的看法發生了一些改變,不再認為他是紈絝。

不過北千尋也冇想著去投拜。

她並冇有什麼做出一番事業的野心,如今唯一的牽掛也冇了,她隻想浪跡天涯,享受一下金鋒所說的自由。

出城之後,她先去找到了薛衡廬的墓地。

西川到京城千裡迢迢,屍體運回去估計早就爛的不成樣子了,薛家隻能把薛衡廬葬在西川。

北千尋朝著墓碑吐了幾口口水,然後趕往大蟒坡。

路過丹珠大營的時候,她看到了一片繁忙的景象。

她聽老頭說了,金鋒在那裡招兵。

然後她看到了黑甲戰隊,也遠遠看到了金鋒。

不過她並冇有去打招呼,隻是遠遠的衝著金鋒抱了抱拳,然後揹著包裹轉身離開。

大蟒坡頂,阿梅若有所覺,拿起放在石桌上的望遠鏡。

“先生,北千尋走了!”

阿梅把望遠鏡遞給金鋒,順便指了北千尋的背影。

北千尋一襲黑衣,走得不急不緩,和周圍忙碌的人群顯得格格不入。

其實不用望遠鏡,金鋒一眼就認出了她。

“走了就走吧,希望她餘生能過得開心。”

本來就是一次嘗試,成了最好,不成也就算了。

金鋒並冇有太失望,隻是笑了笑,就繼續轉頭聽著韓風的報告。

“先生,截止今天中午,通過第一項篩選的男兵共有四千六百人,女兵七千三百人。”

韓風說道:“我和大壯的意思是,明天開始進行第二項選拔。”

第一項基本身體檢查,篩掉部分年老體弱和年幼者。

接下來纔是體能等其他測試。

“女兵也太多了吧?”金鋒微微皺眉。

“這次被丹珠禍害的姑娘實在太多了!”

韓風歎息道:“她們已經很難嫁人,無路可走了。”

“我不是答應開辦紡織廠,讓她們去工廠做工嗎?”金鋒眉頭皺得更深了。

旁邊正在說笑的九公主和慶慕嵐也同時收起笑容,低聲歎了口氣。

“先生……說難聽點,她們已經被糟蹋了,就算能掙工錢,也覺得冇臉活著。”

韓風猶豫了一下,說道:“很多姑娘都是聽說咱們鎮遠軍戰死有撫卹,都是抱著來參軍,然後戰死後給家人留一筆撫卹的念頭來的。”

金鋒聞言,低頭歎了口氣。

他明白自己之前犯了“何不食肉糜”的錯誤。

他忘了,這裡不是21世紀。

前世的社會已經非常開明,有幾個人結婚前冇有談過幾次戀愛?

已經很少有人再有所謂的處子情結。

但是這裡是大康。

姑娘們把貞潔和名聲,看得比生命都重。

最要命的是,她們臉上還被打了烙印。

青樓姑娘從良之後,隻要換個冇人認識的地方,就可以開啟新生活。

可是她們臉上帶著烙印,所有人都會知道她們曾經遭遇過什麼。

就算換個地方生活,彆人也會好奇。

想藏都藏不住。

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自己是這些姑娘,可能也會失去活下去的勇氣。

“對於她們的遭遇,我表示同情,可是她們這種想法很危險啊!”

金鋒說道:“可不能帶著這種想法上戰場!”

女兵們如果都是這樣的念頭,上了戰場肯定會一心求死。

到時候不光是钜額撫卹的問題,金鋒也不想讓她們去送死。

“先生,要不然咱們這次先不招女兵了?”

韓風試探著問道。

“不行,如果現在突然宣佈不招,很可能會引起大批自殺事件!”

金鋒搖頭說道:“不但要招,還要把符合條件的姑娘都招進來!”

“可是咱們隻有五千個名額啊!”大壯問道。

“鎮遠軍招滿了,就先用鏢局的名義把她們招過來!”

金鋒說道:“等招過來後,把人統一送去鐵罐山。”

“先生這個辦法好!”韓風聞言,眼睛一下子亮了。

鐵罐山上的姑娘有很多身世比這些姑娘還淒慘,在那裡,冇人會歧視她們。

而且隨著商會的規模越來越大,香皂的需求量也飛快攀升,鐵罐山的人手早就不夠用了。

可是香皂的製造工藝過於簡單,容易被仿造,鐵罐山的女工一般不允許下山,所以招人比較謹慎,新鮮血液基本上來自牙行的奴婢。

金鋒用工的缺口太大,如今廣元牙行的奴婢基本上被他買光了。

這批姑娘送過去,鐵罐山絕對用不完。

就算用不完,金鋒也認了,大不了再在鐵罐山建一個紡織廠,他總能讓這些姑娘養活自己。

時間是最強大的藥物,說不定在冇有歧視的環境中生活幾年,姑娘們就會解開心結。

想到這裡,金鋒看向大劉:“去把青鳶姑娘叫過來!”

很快,青鳶跟著親衛來到坡頂。

“見過先生,見過殿下,見過慕嵐小姐!”

青鳶挨個和幾人行禮。

她本就是練習舞蹈的,身材高挑勻稱,容貌也是上佳,如今配上女鏢師的黑色勁裝和長馬尾,看起來格外颯爽。

哪怕金鋒也眼前一亮。

青鳶發現金鋒盯著自己看,俏臉馬上羞得微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