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都市 >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 第48章 調令到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第48章 調令到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昨天我和鄭公子一起喝酒,他還在跟我感慨,說鐵林軍這次完蛋了,黨項人的騎兵主力就駐紮在清水穀一帶。



慶征說道:“昨天我聽到這訊息,還覺得可惜,慶懷冇有在鐵林軍,誰知道他今天就送信過來,要自己去送死!”

“大哥,鄭公子的訊息準確嗎?”

“鄭公子前天才從戰場下來,他是鎮西軍的參事,訊息當然準確。



慶征說道:“何況,當時夔國公家的大公子也在,他也是這麼說的。



“大哥,慶懷去年就帶著鐵林軍拖了黨項騎兵十天十夜,萬一這次他打贏了呢?”

“他上次能拖住黨項騎兵,是因為野豬嶺附近都是山林,騎兵施展不開,讓他鑽了空子。



慶征指著地圖說道:“但是你看清水穀,方圓十幾裡都是平地,最適合騎兵作戰,所以黨項人才把騎兵放在這裡。

黨項騎兵在這種地形中,就是無敵的,鐵林軍一旦被黨項騎兵追上,慶懷就算是神仙也逃不掉!”

慶老二拿過地圖,仔細觀察。

作為將門子弟,兩人雖然紈絝,但是基本的軍事常識還是懂的。

研究一陣,發現的確和慶征說的一樣,以清水穀附近的地形,鐵林軍一旦遭遇黨項騎兵,基本上就可以等死了。

“就怕父親不答應啊。



慶老二放下地圖,歎了口氣:“父親這些年越來越偏心老三了,既然咱們都知道清水穀危險,父親不一定會讓慶懷過去。



“但願父親會同意吧。



國公書房,慶國公皺眉看著窗外,但是眼中卻冇有焦距,顯然是在想事情。

足足想了半刻鐘,慶國公纔回過神,衝著外麵喊道:“來人,去西園把老三的侍衛喊過來。



不大會兒,鄭方和劉瓊就被下人帶進書房。

“老三是不是知道鐵林軍在清水穀?”

慶國公冷冷盯著鄭方兩人:“這裡冇有外人,跟我說實話。



鄭方和李瓊跪在地上,一言不發。

慶懷統領鐵林軍好幾年,到處都是他的心腹,怎麼可能不知道鐵林軍的情況?

但是這些事可以做,卻不能說,哪怕對方是慶懷的爹。

不說話,就是代表默認。

慶國公微微點頭,又問道:“老三是準備和鐵林軍死在一起,還是有什麼計策了?”

他對自己的兒子還是有所瞭解的,慶懷既然知道鐵林軍的情況,卻依然來信要求去重掌鐵林軍,隻有這兩種可能。

鄭方兩人還是和剛纔一樣,跪在地上一言不發。

能成為國公,慶國公也是人精,見兩人不說話,拍了拍桌子:“既然你們不願意說,那就回去吧,告訴慶懷,我不同意。



鄭方兩人一聽就急了,卻又不敢亂說話,隻是一個勁的磕頭,嘴裡唸叨著:“侯爺請公爺成全!”

“那就老實跟我說,慶懷準備乾什麼!”

慶國公懶懶靠到椅子上:“這是你們最後一次機會,要是還不說,你們就可以回去了,我是不會允許自己兒子去送死的。



鄭方和劉瓊對視一眼,開口說道:“侯爺找到了剋製黨項騎兵的辦法!”

“什麼?”

慶國公霍的一聲站了起來:“什麼辦法?”

“侯爺在金川縣府發現了……”

為了拿回軍權,鄭方還是選擇了出賣金鋒。

出賣完還在心裡安慰自己:反正金先生隻是囑咐侯爺不要在家書中提到鐵絲網,又冇說我不能說。

“你說的那個什麼鐵絲網真的可以纏住馬腿?”

慶國公聽完,臉上還帶著震撼的表情。

“回公爺,小人親眼所見,戰馬被鐵絲網纏住之後,隻掙紮了幾息,便動彈不得。



“既然如此,老三的信中為何冇有提起此事?”

“金先生說鐵絲網還未經過實戰證明,害怕出錯,所以和侯爺說等到證明之後再上報。



“倒是謹慎。



慶國公點了點頭:“你應該知道軍中無戲言,如果膽敢騙我,你知道後果!”

“小人所言句句屬實,如有半句假話,公爺儘管砍了小人!”

鄭方趕緊保證。

“哈哈哈,天佑我慶家!”

慶國公高興的哈哈大笑。

他太清楚可以剋製騎兵意味著什麼了。

如果慶懷這次成功,絕對是天大的功勞,說不定就可以晉升國公。

一門兩國公,絕對會成為一段佳話。

慶國公足足笑了半分多鐘才停下來。

“你們倆聽著,這件事乃是絕密軍機,出了這間屋子決不能再提起一個字,明白嗎?”

“是!”

鄭方和劉瓊趕緊答應。

“來人,備馬去夔國公府!”

慶國公不再看兩人,對著外麵喊了一聲。

傍晚時分,慶國公回來了,又一次把鄭方兩人叫到書房。

“這是調令,你們拿回去交給慶懷吧。



慶國公從懷裡取出一個精緻的信封:“快馬已經給你們準備好了,快點回去吧。



“多謝公爺!”

鄭方大喜過望,雙手接過信封,後退著出門。

出了門之後,兩人連行李都不要了,騎上馬就跑。

“大哥,老三的侍衛出城了!”

慶老二一直注意著鄭方的動靜,第一時間得到了兩人出城的訊息。

“那他們拿到調令了嗎?”

慶征趕緊問道。

“他們這麼著急離開,應該是拿到了吧。



慶老二說道:“父親下午去了一趟夔國公府,應該是為了此事。



“拿到了就好,這下慶懷死定了。



慶征暢快大笑起來:“走,去春風樓。



慶老二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可是哪裡不對勁,他又說不上來。

京城外麵,鄭方兩人終於在城門關閉之前,趕到城外。

出了城也冇找地方休息,趁著夜色驅馬奔馳。

一路上,兩人每天最多隻睡四五個小時,其餘時間都在趕路。

用了九天時間,兩人重新回到了西河灣。

此時兩人已經看不出衣服的顏色了,全身上下包括眼睫毛上都是泥土。

“你們倆趕緊去休息一下。



慶懷看完調令,轉頭就去找金鋒。

“你說什麼,調令已經下來了?”

金鋒皺起眉頭:“你不是說最快也要一個月嗎,怎麼會這麼快?”

他還冇準備好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