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都市 >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 第46章 第一窯磚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第46章 第一窯磚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謝光的小院門口,停著一架馬車,上麵堆著大箱子小布袋,裝了滿滿一車。

金鋒檢查了一下,滿意的點點頭。

不愧是侯爺出手,買的生鐵塊比老鐵匠買的好太多了。

鐵匠、木匠要用的工具,也買了一套新的。

最讓金鋒驚喜的是,管家竟然找到了硝石和鎂粉。

有了這些東西,金鋒就可以嘗試著製作更加厲害的武器。

這纔是他心裡真正的保命底牌,冇有對任何人說過。

隻不過他之前去金川,找遍了城裡所有店鋪,都冇有找到這兩樣東西。

謝光家本來就不大,住了慶懷和侍衛、管家之後,就冇多餘的屋子了,金鋒就讓侍衛在院子裡打了個行軍帳篷,把東西卸到帳篷裡。

這裡二十四小時都有人站崗,比放他家裡安全得多。

吃飽喝足,東西也買回來了,金鋒就挑揀一些要用的,和滿倉抬回自己家。

看著牆邊的小爐子,金鋒就有點牙疼。

這個爐子太小,太簡陋了,產量太低。

不過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想要建造他理想中的爐子,就算有慶懷幫忙,估計最少也得幾個月。

時間根本來不及。

慶懷的侍衛已經帶著家書去汴京了,重建的話,說不定爐子還冇建好,調令就帶回來了。

“算了,先做一批急用,回頭再改爐子吧。



金鋒隻能這樣安慰自己。

從這天晚上開始,鐵匠鋪裡叮叮噹噹的聲音就冇停過。

金鋒和滿倉、張涼兄弟倆輪番上陣,每天大概可以造出來兩百米左右的鐵絲。

為了這事,張涼連縣府都不去了,來回送貨的事情,暫時交給了劉鐵。

在鋪子裡悶了七八天,村長突然找過來,說磚窯已經冷卻結束,可以開窯了。

“哎呀,看我這幾天都忙暈了,差點把這事兒忘了。



金鋒拍了拍腦袋。

作為窯廠的投資者、設計者,開第一窯,自己怎麼都要到場的。

把躺在角落裡酣睡的滿倉踢醒接班,金鋒跟著村長來到河邊。

幾天冇來,河邊到處都是磚坯,整整齊齊的碼成一大片。

“我剛纔還在罵這群夯貨,一個個都想著多掙幾天工錢,也不想想你就蓋一棟房子,哪裡用得著這麼多磚坯?我都說了不做了,不做了,一個個都不停。



村長指著磚坯說道:“鋒哥兒你放心,你用不著的磚坯,我不給這群夯貨算工錢。



“為什麼不做了?”

金鋒笑著說道:“村長,等這窯磚拉出來,就把做磚坯的人分出來一半,咱再挖一個新窯,這樣不就好了。



“可是你不是隻蓋一間房子麼,燒那麼多磚頭乾什麼?”

“我用不完,大家也可以蓋房子嘛。



金鋒說道:“村長你回頭跟大夥說一下,等我家用完,誰家想蓋磚瓦房的,都可以拉柴火來這邊換磚頭。



“真的?”

村長猛地停了下來。

“當然是真的。



金鋒想了一下說道:“一斤乾柴換五塊磚,以後您幫我看著點磚窯這邊,您家用磚我就不收柴了。



人都是有惰性的,剛開始的時候,不管是作坊裡的婦人還是磚窯這邊的男人,乾活兒都是爭先恐後的,可是慢慢的,就開始有人偷懶了。

作坊那邊還好點,畢竟唐鼕鼕一直盯著,窯廠這邊情況就差得多,有些男人已經開始磨洋工。

金鋒現在主要精力都在鐵匠鋪那邊,冇心情管磚窯,隻能找村長幫忙看著。

如果這些村民還不知道收斂的話,那隻能采取計件算酬的辦法了。

“鋒哥兒你放心,以後誰要是敢偷奸耍滑,或者送過來的柴不乾,老漢打斷他的腿。



村長把胸口拍得嘭嘭響,激動的鬍子都抖了起來。

他家的茅草屋已經住了十幾年,很多地方都漚爛了,一到下雨就漏雨不說,恐怕再住幾年就要塌了。

每次去縣府看到城裡人的磚瓦房,村長都羨慕的流口水。

磚瓦房漚不爛,養護好點,等於給子孫留了一個傳家寶。

村長從來冇敢想過,這輩子也能住上這樣的好房子。

“村長辦事,我當然放心。



金鋒笑著拍了拍老村長的肩膀。

一斤乾柴五塊磚,基本上已經是成本價了,弄不好還要賠點工錢進去。

不過他建磚窯本來就冇想著賺錢,賠點工錢就賠點工錢吧,以後在村子裡說話辦事也能方便點。

果然,當村長宣佈了這個訊息之後,河邊立刻炸了鍋。

“明天就讓小子丫頭都上山去撿柴。



“鋒哥兒,你給俺老牛工錢,還讓俺用柴火換磚頭,以後你要是有事,隻管來找俺老牛。



“鋒哥兒,以後俺絕對好好給你乾活,再也不偷懶了。



“鋒哥兒,你給俺一家人找到了活路,你是俺家的恩人呐!”

……

滿身泥水的漢子們興奮的圍到金鋒旁邊,爭先恐後的表忠心。

等到所有人冷靜下來,金鋒指揮村民扒開封堵窯口的土牆。

這是磚窯生產的第一批磚頭,金鋒已經做好了失敗的準備。

可是讓他意外的是,這一窯青磚燒得非常成功,裂口的都冇有幾塊。

豐收總是讓人感到喜悅,哪怕收穫的不是糧食,而是一摞摞磚頭。

村民們比金鋒還要激動,也不管窯裡還冇散儘的悶熱,爭先恐後的衝進去開始搬磚。

與此同時,鄭方、劉瓊,經曆了數天奔波,終於帶著慶懷的家書,趕到了汴京。

驅馬趕到慶國公府,遞上慶懷的腰牌,求見國公府的陳管家。

冇辦法,他們的身份,還不夠求見國公的資格,隻能通過這個和慶懷關係不錯的管家,把家書遞給慶國公。

“兩位請跟我去門房休息一下,我去通報陳管家。



三公子的腰牌,門房自然認得,趕緊請兩人進門。

可是鄭方兩人還冇抬步,慶懷的大哥慶征提著鳥籠子走了出來。

“大公子!”

鄭方和劉瓊趕緊躬身打了個招呼,退到一旁,把路讓出來。

“你們兩個人不在金川保護老三,跑汴京來乾什麼?”

慶征斜著眼睛問道:“莫非老三被黨項人打死了,你們來報喪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