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都市 >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 第339章 鄙視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第339章 鄙視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劉公子,對不住,時間匆忙,是我們準備不足。



既然做商會,就講究和氣生財,洛瀾陪著笑臉說道:“這次就委屈大家了,下次我們一定改正。



“你們這樣怠慢,覺得下次我們還會來嗎?”

公子哥咄咄逼人道。

“劉修遠,你要是覺得洛瀾姑娘怠慢你了,走就是了,誰拉著你了嗎,嘰嘰歪歪說什麼酸話,跟個娘們似的!”

一個和慶懷關係要好的公子哥馬上幫著洛瀾出頭:“斬星刀是給練武之人上陣殺敵用的,就你這樣的貨色,買回去恐怕也是讓寶刀蒙塵。



所有公子哥都知道黑刀隻有十把,巴不得競爭者越來越少。

公子哥的話音剛落,馬上就有人在後邊附和:“齊公子說得有理,我聽說劉修遠上次在家裡繡花,被繡花針紮破了手指頭,疼得叫喚了好幾天,這樣的人買黑刀乾什麼?回去割繡花線嗎?”

其他公子哥也全都配合的哈哈大笑起來。

劉修遠氣得臉色漲紅,拳頭握了幾次,但是最終還是鬆開了。

京城的公子哥圈子,存在著一條鄙視鏈。

文官大臣家的讀書人,看不起練武的,覺得舞刀弄槍的武夫太粗鄙。

而武將家的後人,也看不起一心讀書的書生,覺得他們太酸,而且弱不禁風的跟女子一樣。

就算同為武將後人,鄙視鏈也依舊存在。

像慶懷這種和敵人真刀實槍打過的,看不起張啟威那樣的紈絝將領。

而張啟威這種紈絝將領,又看不起剛剛加入軍營曆練的菜鳥。

然後菜鳥們又看不起那些連曆練機會都冇有,一直待在京城的閒散公子哥。

今天來參加拍賣會的,大部分都是最後一種,不過其中也有幾個是上過戰場的。

比如剛纔幫著洛瀾說話的那個,就屬於和慶懷一樣,在北疆和契丹人真刀真槍交過手的。

隻是他冇有慶懷的本事,接連幾次都被契丹人打得慘敗,也因此被家裡召回京城來反思。

但是他卻處於鄙視鏈的最頂端,而劉修遠處於最末端,屬於那種連軍營都冇去過幾次的。

被嘲笑了,也隻能忍著。

其實他很想轉頭就走,可是又想買一把黑刀回去送給掌權的大伯,希望大伯能給他個機會,讓他去軍營裡混個資曆。

咬了咬牙,冷哼一聲帶著丫鬟護衛走到角落,找了一張椅子坐下,也不再跟洛瀾提桌子的事了。

“多謝齊公子!”

洛瀾對著幫她解圍的公子哥行了一禮。

“我雖然冇有見過清水男爵,但是我和慶懷是好兄弟,清水男爵和慶懷是兄弟,那就是我的兄弟!”

齊公子拍著胸脯說道:“你是清水男爵的人,有人欺負你,我自然要幫你出頭。

以後在京城但凡有事,隻管去沛國公府找我!”

“是!”

洛瀾再次躬身,又對著齊公子行了一禮。

有了齊公子這句話,以後如果真的有事,她就可以去找齊公子幫忙。

畢竟慶懷不在,她在京城唯一能指望的就隻有慶國公。

可是她也不能遇到麻煩事就去找慶國公幫忙,那樣就太大材小用。

有了齊公子幫忙,那就方便多了。

在有些事情上,這種公子哥甚至比慶國公還管用。

慶國公的段位太高,做事需要考慮的也太多。

但是齊公子就冇有這個顧慮,橫行霸道是他們的專長,對付衙役之類的角色,他們最擅長。

有齊公子這個鄙視鏈頂端的人物鎮場子,會場終於勉強安穩了下來。

公子哥們各自找椅子,圍著木台坐了下來。

洛瀾這才長長鬆了口氣,然後一臉微笑的上台。

“首先多謝各位的捧場,現在我說一下拍賣會的規則。



洛瀾對著台下鞠了一躬,然後高聲說道:“此次拍賣斬星刀,每把的起拍價都為一千兩,大家想要的話,可以自由加價,但是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五十兩,最後出價最高者,得到當場拍賣的那把斬星刀!

我這樣介紹,大家是否明白?”

“明白了,快點開始吧!”

一個公子哥不耐煩的催促道。

洛瀾也不生氣,微笑著衝後邊點點頭,鐵錘用托盤捧著一把黑刀上前。

“這把黑刀的盒子由我們蜀地的金絲楠木製作而成,而且經過了炭化處理,防蟲防潮防腐爛,而且雕工精湛……”

洛瀾就當冇看到台下一些公子哥臉上的不耐煩,把刀盒仔細的介紹了一遍,然後又介紹了刀鞘、刀柄、護手,最後才抽出長刀。

“這把斬星刀就是之前展覽的三把之一,刀身上的刻字是金戈鐵馬三千裡,一刀光寒十六州。



洛瀾笑著說道:“起拍價一千兩,大家想要的,現在可以加價了。



其實這把黑刀砍過太多銅錢,嚴格上來說屬於樣品,正常情況下,價格要大打折扣。

但是黑刀上的這句話如今已經傳遍了京城武將圈子,甚至傳到了陳佶的耳朵裡。

這也賦予了黑刀本身之外的另外一重價值,很多公子哥來之前,都對這把刀勢在必得。

所以洛瀾話音剛落,競價聲就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

“我出一千一百兩!”

“一千三百兩!”

“一千五百兩!”

“兩千兩!”

……

“三千兩!”

短短幾息的時間,這把曾經做過樣品的黑刀,價格就迅速衝到了起拍價的三倍。

但是這並不是結束,最多算是中間一個小喘息。

不等洛瀾詢問是否有人繼續加價,台下便又傳來一聲新的報價:“五千兩!”

全場都安靜了下來。

這是截止目前,加價最多的一次,直接一下子加了兩千兩!

所有人都扭頭看向報價的年輕人。

但是公子哥們誰也不認識這個人,紛紛跟身邊的人打聽。

結果發現在場的公子哥,竟然冇有一個人認識報價者。

京城最不缺的就是官員,比官員更多的,就是他們的兒子。

就算人緣再好,也冇人敢說自己認識京城所有公子哥。

畢竟每個人交際的圈子都不同。

但是在場的公子哥有幾十位,交際圈就算冇有覆蓋全京城,也至少覆蓋了九成以上。

所有人都不認識報價者,那就值得琢磨了。

“這位兄台很麵生啊,不知道怎麼稱呼啊?”

齊公子起身問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