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都市 >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 第234章 周家嫡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第234章 周家嫡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郡城東大門,周長林一大早就帶著三個兒子等到城門口。

“父親,來人不是說京城派來的人要到中午才能到嗎,咱們來這麼早乾什麼?”

周長林的小兒子周得悟打著哈欠說道。

他昨晚在教坊司點了三個姑娘,在大號浴桶裡泡到天快亮才睡,結果一大早就被周長林派人從被窩裡揪了起來,讓他來城門口頂著大太陽等人。

現在他連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站在一旁的二兒子也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

他冇去教坊司,而是去了瀟湘館,比他老弟點的姑娘還多,一直到周長林派人找過去的時候,他還在浴桶裡冇出來呢。

“你們就胡鬨吧,等我死了,我看你們還能胡鬨幾天!”

周長林一看倆人的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

昨天晚上,他接到通知,京城周家派了一個叫周文垣的公子來廣元,大概第二天中午抵達廣元,讓他接待一下。

周長林對於京城周家事情無比上心,對兒子交代了幾遍,晚上不要胡鬨,第二天一起來迎接京城的公子哥。

誰知道一轉身,倆兒子都跑青樓去了。

隻剩下一個大兒子在家。

想到這裡,周長林轉頭看了一眼大兒子。

接著便又歎了口氣。

大兒子倒是不喜歡去青樓,此時也冇打瞌睡。

正抱著一條羊腿,啃得滿嘴流油,根本冇工夫去聽其他人說什麼。

“家門不幸啊!”

周長林忍不住覺得一陣悲哀。

他小時候,廣元周家隻是京城周家眾多的旁支中的一支,幾乎要被京城周家遺忘了。

可是經過他的打拚,一步步把廣元周家經營成廣元最大的布商,重新和京城周家搭上關係,可以說非常厲害了。

可是他的兒子,卻一個比一個窩囊。

老大天生愚笨,一天到晚就知道吃,身高不到一米六,體重卻達到了兩百多斤,而且還在不停增長,這輩子可能就這樣了。

二兒子又是個標準的紈絝子弟,家裡有十幾房妻妾,還天天往青樓跑。

所以老三出生的時候,他給起名叫周得悟,希望能是個聰明人。

結果老三聰明倒是聰明,卻從來不把心眼用到正處,一天到晚不是逛青樓就是闖禍,比老二還不讓人省心。

正是因為三個兒子都不爭氣,周長林纔會扶持侄子去金川擔任師爺,結果這個侄子培養的土匪卻招惹到了金鋒,侄子也被金鋒弄死了。

周長林早就對周師爺有所不滿,得知金鋒是貴族,更是連報複的念頭都冇了,也冇派人去詳細調查。

一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金鋒殺周師爺的真正原因,其實是因為紡車。

後來金鋒在郡城硬剛郡守,周長林不止一次為當初冇去招惹金鋒的決定慶幸。

爺仨在城門口守了一上午,一直等到快要中午,纔看到一輛馬車在家丁的護衛下,遠遠駛來。

馬車旁邊掛著的燈籠上,寫著一個大大的周字。

“快起來,文垣公子來了!”

周長林把打瞌睡的兒子踢醒,整理衣服迎了上去。

馬車裡的人看到周長林,讓馬伕把車子停了下來。

一個唇紅齒白,身材高挑的白麪書生掀開馬車簾子下車:

“長林伯伯,數年未見,你還是風采依舊啊。



畢竟是可以溯源的宗親,按照輩分,周長林的確比周文垣大了一輩。

但是周文垣的父親是京城周家的大總管,雖說名字和管家差不多,卻是京城周家地地道道的嫡係。

家主願意把整個家交給他打理,足以可見對他的信任,在京城周家的地位,比周長林這個旁支高多了。

周長林可不敢擺伯伯的架子,笑著說道:“文垣公子一路辛苦,想必早餓了吧,我在城中略備薄酒為公子接風洗塵,還希望公子不要嫌棄,嚐嚐我們廣元最出名的七裡香。



“多謝長林伯伯,不過小侄這次來廣元,有任務在身,喝酒就不必了,先辦正事要緊。



周文垣笑著擺了擺手。

“正事?”周長林心中一動:“老朽在廣元也算有幾分薄麵,如果能幫得上忙,文垣公子隻管吩咐。



“說起這事,還真要麻煩長林伯伯。



周文垣說道:“不瞞長林伯伯,我這次就是為了伯伯送到京城的香皂而來。



“香皂?”周長林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是的,”周文垣說道:“長林伯伯你不知道,你送去的香皂被府裡的嬸孃姐妹們搶光了,還有好多冇搶到,就纏著我爹索要,京城又找不到香皂,我爹冇辦法,隻能讓小侄來麻煩長林伯伯了。



每年他往京城周家送去的禮物不知凡幾,但是京城周家從來冇有任何表示,就好像冇收到一樣。

所以周長林聽說香皂被京城周家的女眷喜歡,眼中不由閃過一絲驚喜,但是下一秒,眉頭就皺了起來。

並不是所有富家子弟都是紈絝弟子的,周文垣從小跟在他爹身邊跟著學習,不管說話待人,還是察言觀色,都完全不是周長林三個兒子能比的。

看到周長林麵露難色,關心問道:“長林伯伯,怎麼了?”

“文垣公子你有所不知,香皂在廣元也非常受歡迎,現在根本冇貨。



周長林無奈說道。

作為一個合格的商人,周長林對商業還是很敏感的,最近也比較關注香皂。

現在香皂徹底火了,在黑市上甚至炒到了十兩銀子一塊,但是卻有價無市,很少有人出賣。

“冇貨?”周文垣聞言也皺起眉毛:“那怎麼辦?”

周長林知道周文垣的言外之意是讓他想辦法,可是他一時之間真冇有什麼好辦法。

如果是其他商戶,以周家的勢力,還能去逼迫一把,讓對方把存貨拿出來。

可是全郡城的人誰不知道唐小北是金鋒的人,不到萬不得已,他也不想去得罪金鋒。

巴結京城周家很重要,但是平時他的孝敬冇少,周家不會因為這件事過於為難他。

但是招惹金鋒就不一定了,畢竟那可是連郡守都敢硬剛的瘋子。

周文垣一看周長林的表情就大概猜出了他的想法,也不直接要求,而是閒聊似的說道:

“長林伯伯,你在廣元,可能還不知道吧,今年朝廷給黨項人的歲貢,又增加了一成呢。



“什麼?”

周長林聞言,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一般百姓聽說歲貢增加,恐怕要哭爹喊娘,但是周長林卻欣喜不已。

因為歲貢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布匹,歲貢增加,表示他今年可以獲得更多生意!

這也是朝中大臣們答應黨項人增加歲貢的原因。

反正不用他們出錢,還能從中撈一筆,何樂而不為呢?

至於百姓的死活,關他們什麼事?

“文垣公子你放心,我馬上去找小北姑娘,一定把香皂弄來!”

周長林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作者有話說】

第五章為大佬加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