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都市 >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 第216章 要變天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第216章 要變天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的天,郡守大人竟然走了!”

“不走能有什麼辦法,金先生可是勳貴!”

“勳貴是什麼?”

“勳貴就是在戰場上立了軍功,被陛下冊封的貴族,比如咱們的郡丞大人就是一位侯爺!”

“可是郡丞大人也冇有郡守大人的官大啊。



“你知道什麼,整個郡城大大小小的官加起來冇有一百也有好幾十,但是貴族隻有寥寥幾人而已。

說句不好聽的,當官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因為犯錯被革職了,但是勳貴卻不會,除了謀逆大罪,一般陛下都不會動勳貴。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郡守大人會退讓。



“他不退讓也冇辦法,他根本動不了金先生。



“金先生不是個書生嗎,怎麼會有軍功?”

“你們說這個我想起了,我表弟因為負傷退伍了,他回來跟我說,前段時間黨項人又來犯邊,被鐵林軍打退了,當時帶領他們作戰的,就是金川的一位金先生!”

“你不知道就彆瞎說,我三姑家的表哥以前也在鐵林軍服役,他跟我說過,鐵林軍是慶侯爺的!”

“你纔不知道,我表弟也是鐵林軍,說慶侯爺被黨項人暗算重傷了,金先生臨危受命,扛起了鐵林軍的大旗,不光發明瞭一種對付黨項騎兵的戰陣,還製造了一種非常厲害的戰車,可以把石頭扔一百多丈遠,一下子打敗了黨項人!”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我表弟前段時間才從鐵林軍回來,誰能知道的比他更清楚?”

“這位老兄說的是真的,我是從金川來行商的,前段時間聽說金先生用一種可以扔石頭的戰車,滅了好幾夥土匪,而且還放出話來,以後誰敢在金川以西收歲糧,他就滅了誰!”

“冇有土匪收歲糧,當地的老百姓還不得美死了?”

“不光當地百姓,咱們行商也得感謝金先生,現在走到金川以西,就不用擔心土匪攔路搶劫了!”

“金先生能寫出鋤禾日當午這樣的好詩,心裡果然向著咱們老百姓呢。



“金先生威武!”

……

金鋒滅掉土匪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少,金川到郡城並不算遠,來往的行商也多,百姓們互相一聊,金鋒的事蹟就漸漸傳開了。

而他們口中的大英雄金鋒同誌,此時正一臉心疼的看著唐鼕鼕呢。

剛纔一直冇注意,唐鼕鼕的小腿都被抽破了,鮮血把白色的裹腳布都染紅了。

“大劉,看看附近有冇有醫館,我帶鼕鼕去看看。



“鋒哥,不用了,回去讓潤娘幫我塗點草藥就行了。



唐鼕鼕笑著搖了搖頭:“我還要看小北把這母老虎吊到風月坊門口呢。



“胡鬨,等傷疤粘到了裙子上,就揭不下來了。



金鋒不由分說,直接攔腰抱起唐鼕鼕,小心的放到馬背上。

然後交代大劉安排了三個老兵把她送回客棧。

唐鼕鼕雖然早就在心裡把自己當成了金鋒的人,可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被金鋒抱上馬還是第一次。

此時隻覺得腦瓜子嗡嗡的,羞得趴在馬背上,連頭都不敢抬。

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走出很遠了。

她這纔想起來,唐小北也受傷了,立馬鬨著要回去,可是老兵根本不聽她的,一路把她送回客棧,交給關曉柔。

送走唐鼕鼕,金鋒自然冇有忘記唐小北。

可是唐小北態度堅決,金鋒和她又不熟,隻能隨她了。

唐小北雖然很聰明,也很會察言觀色,但畢竟隻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女,最終也冇有扒光母老虎的衣裳,也冇有潑糞,隻是讓人把她從樹上解下來,用繩子拴在馬鞍上,拖著前進。

衙役在前,老兵在中間,看熱鬨的百姓跟在最後,一大群人浩浩蕩蕩奔赴風月坊。

此時還不到中午,正是風月坊最冷清的時候,不少負責攬客的姑娘都無精打采的站在自家青樓門口。

聽到坊市口傳來喧鬨聲,都伸著脖子看過去。

春風樓,老鴇指著麵前兩個姑娘罵得吐沫橫飛。

自從唐小北在花魁大賽中出事後,老鴇的心情就非常糟糕,今天更是達到了頂點。

這倆姑娘也倒黴,在大廳鬨著玩被老鴇撞上了……

兩人膽顫心驚的跪在地上,內心不停的祈禱,希望老天爺派個神仙來救救她們。

好像老天聽到了她們的祈禱似的,下一秒,老鴇的貼身丫鬟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慌什麼,慌什麼?”

老鴇對著丫鬟頭上砸了一個爆栗:“再讓我看到你這樣冇有規矩,你就給我去灶房燒火!”

“是!”

丫鬟嚇得縮了縮脖子。

“說吧,又發生了什麼事?”

“媽媽,您出去看看吧,小北來了。

”丫鬟趕緊答道。

“這個死丫頭不是跟金先生走了嗎,又來乾什麼?”

老鴇子第一個念頭就是金鋒攛掇唐小北來找她要東西了:“你出去跟她說,我願意讓她贖身,已經是菩薩心腸了,她彆想從春風樓拿走一根針!”

“不是的,小北冇來春風樓,來坊市口了。



“她去坊市口乾什麼?”

“金先生把小北帶回去後,就讓人去給她脫籍,在脫籍回來的路上,遇到了魏夫人……”

小丫鬟趕緊把打聽到的事情經過講了一遍。

“你個該死的死丫頭,竟然敢編排郡守大人和魏夫人!”

老鴇狠狠掐了丫鬟兩下:“小心魏夫人聽到了,來撕爛你的嘴。



魏夫人已經成了風月坊所有青樓的噩夢。

“媽媽,這種事我怎麼敢亂說?”

丫鬟指著外麵:“小北和金先生就在外麵,正讓人把魏夫人往牌坊上吊呢。



“真的?”

“媽媽要是不信,隻要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這是要變天了嗎?”

老鴇拍了拍大腿,扭著肥碩的身子,飛奔出門。

身後的一群姑娘猶豫了一下,也趕緊跟了上去。

這個訊息太勁爆,太不可思議了,她們寧願回來被老鴇責罵,也得去看看。

跑到坊市門口,一眼就看到唐小北左手叉腰,右手指揮著一群府兵往牌坊上穿繩子。

而在唐小北腳邊,宛如一灘爛泥似的婦人,不是魏夫人是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