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都市 >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 第123章 土匪的靠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第123章 土匪的靠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們昨晚遇到了土匪……”

劉鐵低著頭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昨晚上他帶著板車隊去縣府送貨,結果剛進銅山就被土匪攔住了。

不僅二話不說搶了所有東西,還把負責護送的劉鐵等人都打了一頓,而且揚言以後每個月都要交一百兩的過路費。

“鋒哥兒,我對不住你和涼哥的信任,把這麼多貨都弄丟了……”

劉鐵羞愧說道。

紡織作坊擴大為紡織廠之後,產量是之前的好幾倍,需要用的各種原材料也是之前的幾倍。

哪怕金鋒又讓人做了十幾輛板車,儘量減少去縣府的次數,基本上五六天也得去一次金川縣府。

土匪既然在銅山設卡攔截,早晚都會發現夜裡送貨的秘密。

金鋒知道,這事兒怪不得劉鐵。

拍了拍劉鐵的肩膀:“鐵子哥,冇事,貨丟了就丟了,人冇事就好。



聽到金鋒這麼說,劉鐵甩手抽了自己一巴掌:“鋒哥兒,虎子……”

“虎子怎麼了?”

金鋒心裡一緊。

虎子是張涼的表侄,是個十五歲的孩子,從最開始就跟著張涼一起送貨。

張涼的兩個表哥都死在戰場上了,虎子是他們家的獨苗,他要是出問題了,金鋒都不知道怎麼跟張涼去說這件事。

“虎子被土匪打斷了腿,骨頭都露出來了,我想著老譚醫不好,怕虎子落下病根,就自作主張把他送到了縣府。



劉鐵說道:“郎中給他重新接了骨頭,說應該可以複原,我怕來回顛簸再把他骨頭弄斷了,就讓他先留在郎中那裡。



“鐵子哥你做得對,不管怎樣,人最重要。



金鋒聞言,長長鬆了口氣。

人冇死就好。

老譚隻是村裡的赤腳醫生,估計醫療知識連金鋒都不如,劉鐵要是真把虎子送回來給老譚,瘸腿都是最好的結果。

現在天氣炎熱,骨折這麼大的創口,很容易感染,又冇有消炎藥,弄不好虎子連命都要搭進去。

“鋒哥兒,郎中說了,虎子這一兩年都不能乾重活了……”

劉鐵又補了一句。

“冇事,等他好了,我給他安排一些不出力的活,一直到他完全康複。



金鋒說道:“包括他家裡,我也會一起安排的。



“鋒哥兒,我替虎子謝謝你。



劉鐵對著金鋒作了個揖。

兔死狐悲,他和虎子做著一樣的工作,虎子的今天,可能就是他的明天。

這年頭,不能乾重活幾乎代表著要餓死。

補了這麼一句,就是想看看金鋒要如何處理這件事。

現在得到了金鋒的保證,劉鐵纔算徹底放心下來。

“對了鋒哥兒,我們身上的錢都被土匪搶了,到縣府之後碰到了張捕頭,給虎子看郎中的錢是找張捕頭借了五兩銀子……”

“知道了。



金鋒隨手從懷裡拿出一個十兩的銀錠:“張捕頭,這次多謝你了。



“金先生,你這是乾什麼?”

張捕頭臉色有些不悅:“我送鐵子兄弟他們回來,是怕土匪為難他們,不是來討賬的。



“是的,要不是張捕頭,我們肯定冇那麼容易回來。



劉鐵也跟著點頭。

“那就更得謝謝張捕頭了。



金鋒把銀錠往前送了送:“張捕頭,你幫了這麼大忙,我已經感激不儘,總不能再讓你替我們墊付藥費吧?要不然以後再有事,我們怎敢再麻煩張捕頭?”

其實張捕頭的俸祿也不高,五兩銀子對他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錢數,剛纔不過是推脫一下而已。

“先生這麼說,那我就厚顏收下了。



張捕頭看了一眼銀錠,有些尷尬的說道:“先生這裡有碎銀子嗎,我找不開……”

“不用找了,剩下的就算我請張捕頭吃酒了。



金鋒把銀錠塞進張捕頭手裡:“張捕頭莫要嫌少。



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張捕頭也不再推脫,就勢把銀子裝進懷裡,然後對著金鋒使了個眼色,嘴角對著劉鐵和關曉柔斜了一下。

金鋒馬上會意,轉身對著關曉柔說道:“曉柔,你去拿些錢,這次受傷的兄弟每人發五百文壓壓驚,再給虎子娘送兩千文,跟她說讓她放心,虎子這邊我一定管到底。



“鋒哥兒,除了虎子,我們都冇大礙……”

劉鐵趕緊擺手。

“鐵子哥,聽我的,這次大家都辛苦了,你先帶著受傷的兄弟們去找老譚弄些草藥敷一下,然後放幾天假。



金鋒說道:“去吧,我有些事要和張捕頭商量。



“那好吧。



劉鐵對著金鋒和張捕頭抱了抱拳,跟著關曉柔離開。

“張捕頭,這邊坐。



金鋒把張捕頭帶到桌邊坐下,倒了一杯水。

“先生,你知道銅山這夥土匪哪兒來的嗎?”

張捕頭冇有喝水,開口問道。

“知道,鐵罐山的。



金鋒點了點頭。

“那你知道鐵罐山土匪什麼來曆嗎?”

張捕頭又問道。

“這個倒是不知道。



金鋒搖了搖頭:“還請張捕頭指點。



他聽慶懷說過,金川境內規模較大的幾股土匪,背後都有官府背景。

但是縣衙也並不是隻有縣令一個人,還有負責文書的縣丞、主薄,以及負責治安的縣尉等實權職位,各種勢力也是盤根錯節,金鋒真不知道鐵罐山土匪是誰的爪牙。

張捕頭既然主動問出這個問題,金鋒相信他會告訴自己答案。

果然,張捕頭看了看周圍,壓低聲音說道:“鐵罐山土匪是周師爺的人,每年鐵罐山收取的歲糧,要上繳三成給周師爺。



鐵罐山土匪幾乎占領了金川縣府以西所有鄉鎮,數十個村子加起來每年給土匪繳納的歲糧可不是小數目。

其中的三成,比一個師爺的俸祿多了無數倍,就算對於慶懷來說,這都不是一筆小錢。

“莫非周師爺很有來頭?”

金鋒皺眉問道。

大康的師爺相當於領導的秘書,平時藉著縣令的名頭耀武揚威一下,大家或許會給一些麵子。

但是牽扯到真金白銀的利益,一個冇有實權的師爺,想要吞下這麼大一筆銀子,幾乎不可能。

金鋒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周師爺是縣令的傀儡,但是隨即否定了這個念頭。

如果周師爺是縣令的人,張捕頭肯定直接說鐵罐山土匪的靠山是縣令,而不會扯上什麼周師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