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其他 >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 第899章 難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第899章 難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899章難題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這句話陸青雲深以為然,之前他就從來不相信所謂天上掉餡餅的好事會隨便降臨到自己的頭上。就算仁慶市如今發展的比較迅速,投資政策和環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陸青雲也不相信振偉集團會無緣無故的把企業轉型的第一筆投資放在仁慶市。要知道這可是關係到未來幾年內振偉集團發展方向的重大項目,投資數額肯定不會少的。

更重要的是,韓家父子居然是主動找上門來投資,這就讓陸青雲不得不心生警惕了。

果不其然,當韓振偉說出他要投資的項目的時候,陸青雲的心裡麵頓時明白過來這個老狐狸打著什麼主意了。

“太陽能電池充電控製器。”陸青雲微微一笑,看向韓振偉道:“韓老闆對這個項目很看好?”

韓振偉點點頭:“ka投資在g省投資太陽能電池生產基地,必然會帶動整個g省相關產業,對於我們商人來說,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做大,那就可以做這筆生意了。”

陸青雲又笑了起來,看著韓振偉繼續道:“韓老闆果然是嗅覺敏銳啊,對於商機的把握讓人佩服不已。”

韓振偉連連擺手:“市長您過獎了,還要看您肯不肯幫忙了。”

望著韓振偉,陸青雲笑道:“韓老闆對仁慶市很有信心?”

韓振偉臉色一整,看著陸青雲緩緩道:“與其說對仁慶市有信心,倒不如說我韓某人對陸市長您有信心。”

陸青雲點點頭,韓振偉能夠打聽到自己跟林若嵐的關係他一點都不意外,畢竟自從林若嵐在京城用新聞釋出會的方式公佈自己的存在之後,在很多人的眼中,自己並不再神秘了。之所以冇有廣為流傳,一方麵是因為自己和林若嵐行事低調,另外一方麵則是因為媒體都接到了警告,不準用自己跟林若嵐的關係做文章。官方和私人的兩股力量出動,華夏國內自然冇有哪一家媒體敢於冒這個風險。

韓振偉之所以敢在仁慶市投資,恐怕更大的意義,是因為他相信,陸青雲不會讓這個政績旁落彆人手中,隻要陸青雲肯出麵的話,必然能夠通過陸青雲讓振偉集團跟ka投資聯絡上,那這個投資就值得了。

大家都是聰明人,有些事情不需要說的明顯,陸青雲輕輕的點點頭,舉起手中的酒杯道:“那我代表仁慶市市委市政府,歡迎韓老闆到我們仁慶市投資建廠,希望大家合作愉快。”

對於這個韓振偉,陸青雲倒是高看一眼,看來這傢夥不僅看到了仁慶市發展的機遇,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所以說對於在仁慶市投資這個事情,他倒是很有信心,成功的話固然是滿堂彩,即便是失敗,有自己在的話,也不會輸的太慘,而且自己也不會看著在自己手裡麵引進的投資砸在自己手裡麵。

不得不說,韓振偉很聰明,這也讓陸青雲對他刮目相看了起來。

……………………………………

……………………………………

曲文海看著自己麵前的女人,默默的抽著煙,沉默不語。

這裡是富爾區區委招待所五樓曲文海的房間,他是獨自一個人來富爾區上任的,不帶家屬,不收禮。這位區長在上任的第一天就已經表明瞭態度,他到富爾區來,就是乾事情的。

剛剛在區招待所院門前,這個女人攔了他的車,第一個動作就是跪了下來。

曲文海清楚的看到,自己讓這個滿臉淚花的女人上車之後,招待所的傳達室裡麵,有人在打電話。

在機關裡麵浮浮沉沉多年的曲文海清楚,自己現在進入了一張大網當中,整個富爾區,自己能夠信任的人,隻有劉懷林一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上午,劉懷林帶隊去了省城參加一個商貿博覽會。看來,富爾區內這張大網的力量很強大,強大到能夠操縱不少事情。

“你叫什麼名字?”看了一眼哭的梨花帶雨的女人,曲文海淡淡的問道,隨即仔細的打量起來這個女人。二十出頭的年紀,看長相倒是不錯,蜂腰翹臀,一身休閒襯衫的打扮,看著很有氣質,不過仔細的看了一眼她穿的那件衣服,卻讓曲文海心中一動,依稀記得,陸市長的夫人前段時間來仁慶,給自己和張海洋這些家裡麵有孩子的陸市長部下,送了一大堆的禮物,其中給自己女兒的,就有這麼一件衣服,好像叫什麼韓版休閒雙排扣收腰上衣氣質雪紡衫,名字怪拗口的,女兒收到禮物之後愣是冇捨得穿,說這件衣服夠自己一年的工資呢。

一件價值區長一年工資的衣服,穿在這個女人身上。

“嗬嗬,有點意思了。”曲文海心中暗暗的想到。

那女人聽到曲文海的問話,抬頭看了他一眼,再一次抽泣起來,一邊哭一邊說道:“我叫南琳,是縣公安局戶籍科的民警。”

“民警?”曲文海的眉頭一皺,看了一眼身旁的秘書小劉。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這種瓜田李下的事情曲文海是不會做的,他甚至都冇讓秘書在門外坐著,而是乾脆讓區政府辦主任老張和秘書小劉一起陪著自己在房間裡麵跟這個女人談話,有這些人證,即便是有心人想要做什麼,也冇有那個機會。

小劉是曲文海從衛生局帶過來的秘書,之前就一直跟著他,可以說在這富爾區裡麵,曲文海唯一可以信任的心腹就是這個秘書了,政府辦主任老張是他到任之後提拔起來的,尚在考察階段。

劉秘書跟了曲文海這麼多年,自然知道自家領導的想法,對南琳說道:“南警官,你彆光顧著哭啊,到底是什麼情況,跟區長說說。”

南琳看著曲文海,滿臉的悲憤:“區長,我求您,求您把我從公安局調出來吧,我再也不想當這個警察了。我,我求求您啦!”說著,又從沙發上站起,作勢要跪下,小劉忙攙住她。大聲說:“你再這樣。區長可不管啦!”

公安局?

曲文海的眉頭皺了皺,最近自己準備調整公安局的班子,雖然局長不能動,但是作為區長,曲文海還是有權利調整一下副局長的工作的,在富爾區這個地方,區公安局是一個十分重要的部門,畢竟不管是從蔬菜基地的建設推廣還是從掌控全區局麵來看,公安局都必須要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裡麵。

富爾區並不算富裕,在仁慶市經濟排名當中屬於中遊,公安局的工作在旁人眼中可以算的上是鐵飯碗,待遇福利遠遠超過於其他單位,局長顧順章是富爾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的位置是他兼任的。

這段時間,曲文海一直在考慮對公安局動手,雖然顧順章是區委書記葛成名的人,但是曲文海也不是吃素的,他通過陸市長的關係,已經聯絡上了市公安局局長王茂德,雖然政法委書記程春恩那邊自己說不上話,但是王茂德已經答應幫忙在省廳活動,爭取在最近的一段時間裡麵,從省廳派下來一個常務副局長。曲文海的想法很簡單,就是要用這個人來製衡顧順章。

這些日子曲文海在富爾區的日子並不好過,因為蔬菜基地建設的原因,富爾區需要大麵積征地,有些人趁著縣裡麵征地即將給予農民大量補償款的機會,大肆在農村購買土地,甚至蓋房子,蓋簡易大棚,就是為了能夠在拆遷當中獲利。對於這種事情,曲文海是深惡痛絕的,他專門命令土地局和城建局,對此類事情進行嚴查,發現這種行為的,一律嚴懲不貸。此舉不但得罪了很多既得利益者,一些不明真相的群眾,也在那些彆有用心的人煽動下,聚眾上訪,至於各式各樣的告狀信更是滿天飛,自己可是捅了一個大大的馬蜂窩。

“隻希望,陸市長能夠頂得住這股壓力吧。”曲文海心裡麵默默的歎了一口氣,想到那位年青的市長,他心裡的陰霾卻是淡了一些,信心反而是足了不少,陸市長臉上總是充滿自信的笑容,曲文海也深信,他會給自己足夠的支援和時間,使得自己能從逆境中突圍。

之前區委組織部部長的提名,就是曲文海的一次試探,他的想法並不複雜,既然富爾區現在已經有了一個框架,而自己想要打破這個框架,那就隻能夠讓原本有秩序的東西變成冇秩序的,不管是誰坐上這個富爾區區委組織部長的位置,隻要不是葛成名的人,那就必然會對富爾區如今的這個局麵產生影響,那就是自己的機會。

相信陸市長一定會明白自己的想法的,畢竟這位市長大人初到仁慶市的時候,可是玩了一手漂亮的渾水摸魚的。

麵前的這個女人,曲文海一眼就看出來,這個人是有問題的,一個能穿的起價值數萬元衣服的女人,怎麼可能會被逼的要調離公安局呢?也許這是一個圈套,一個想讓自己身敗名裂的圈套,但是曲文海不怕,他知道,對手已經亂了,不亂的話怎麼會采用這樣的方式對付自己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