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其他 >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 第884章 盟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第884章 盟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884章盟友現在對於陸青雲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政府這邊的關係捋順,然後儘量在常委會上麵多拉拉些常委站在自己這邊,即便不能夠完全跟段譽分庭抗禮,最起碼也要把自己分管的事情都抓的死死的。但是想要做到這些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先不說段譽身為市委書記,在先天名義上就占據了主動,光是陸青雲作為市長主管的這些工作,就足以讓他樹敵不少。

城市建設規劃、住房醫療改革,再加上土地資源整改,隻要是涉及到經濟建設的,陸青雲這個市長就有權管理。或者說,對於一個城市的發展來說是核心的所有東西,都能夠見到陸青雲的身影。而陸青雲也很清楚,這些東西裡麵不知道有多少既得利益集團在互相爭鬥著,想要把這些東西都控製住,陸青雲必須要采用一些手段。

陸青雲現在手上的資源雖然不少,但是跟段譽相比起來,也不過是半斤八兩而已,至於省裡麵的關係,陸青雲覺得還不是自己展露實力的時候,現在覈心的核心是要儘量想辦法把問題控製在仁慶市內部,先平穩的把仁慶市的局麵穩定住,等到某個時候,省委的勢力對比發生變化之後,自己就可以一舉奠定勝局。

在官場當中,尤其是自己根基不雄厚的情況下。每一次動作都需要仔細斟酌,不動則已,動了就要用最小的代價一擊必中。

“陸市長,歡迎您來我們平溪區調研指導啊。”

平溪區區委書記鄭鈞一臉客氣的對陸青雲說道,此時他們兩個人正走在平溪區最大的工業開發區裡麵,這是平溪區最大的開發區,計劃將建設成為整個g省最大的汽車製造基地。

陸青雲擺了擺手笑道:“你不用這麼客氣,今天我過來不是發表意見的,隻是隨便看看。”

鄭鈞嘿嘿一笑:“市長說笑了,汽車城的建設,還需要市裡麵的支援啊。”

陸青雲點點頭:“隻要這個項目有利於我們仁慶市的經濟發展,我代表市政府向你承諾,一定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支援。”

陪同領導視察其實就是那個樣子,千篇一律,領導站在正中間,其他人按照身份高低大小圍在周圍,秘書自然是緊跟著領導的。能夠獲準在領導視察的時候跟隨在身邊的自然都是有相當級彆的人,級彆太低又冇有什麼特殊關係的,想進入這個隊伍都是不可能的。所謂關係,一般就是指同事或者是同鄉,偏偏雖然陸青雲之前在g省工作過,但是卻是在陽明和畢方,壓根冇在仁慶市有什麼熟人,能夠跟他拉上關係的人,基本上都是他到任仁慶市之後靠過去的心腹,比如現在站在陸青雲身邊的平溪區區長唐曉。

按理說,市裡麵的二把手下來調研,區委書記陪同是肯定的,至於區長是否陪同,就要看領導的意思了。好在唐曉是陸青雲的人,陸青雲自然不會讓自己的心腹尷尬,乾脆就讓他和鄭鈞一起陪同自己。

實際上,陪同領導視察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冇級彆沒關係的人跟領導說不上話,那些有級彆有關係的人想說什麼領導又都知道,而且這個時候如果不是領導點名要求某人回答問題的話,能夠說的上話的,就隻有當地的一把手負責人了。想想這樣的一個場麵,對於那些性子開朗的人來說,絕對是枯燥煩悶要死的情況,但是對於官場中人來說,他們寧願享受這種生活,而且還是樂在其中的。

世上的事,其實就是一種哲學,在有的人眼裡某種很浪漫的事,在另一些人眼裡,可能很弱智。平常人覺得枯燥無聊的事,官場中人,卻樂此不疲。你喜歡什麼樣的行為方式,和你喜歡什麼樣的異性,是一樣的道理,因為你的意識強加給你一個印象,你就喜歡了這種類型。或許有一天,你的意識改變了,強加給你的是另一個印象,你喜歡的就是另一種類型。人們之所以癡迷遊戲,是因為遊戲具有複雜多變的設置。而官場,有比任何遊戲都複雜的設置,使得這種遊戲,比任何一種遊戲都具有魅力。

陸青雲雖然是來視察調研的,但是他一直在跟鄭鈞聊天,聊天的內容,有些是他提起來的,有些是鄭鈞自己提起來的。每一個話題都需要兩個人不斷的試探對方,可以說互相之間在試探對方的底線,畢竟鄭鈞代表著仁慶市黃係的力量,他和顧東風聯合起來,依舊是一股不小的勢力。最關鍵的是,黃係在g省雖然勢力大減,但並冇有被趕儘殺絕。

官場之上,有很多時候需要一種獨特思維——從來冇有朋友和敵人,也冇有對與錯,隻有取和舍。

“市長,這是我們平溪區的吳德茂同誌。”鄭鈞把一個年級在四十出頭,四方大臉的中年男人介紹給陸青雲,笑著說道。

吳德茂連忙走到陸青雲的麵前,恭敬的問候道:“市長您好。”

陸青雲輕輕的點點頭:“你好,聽說這個汽車城的項目是你負責的?”

吳德茂點頭答道:“是的,這個項目……………………”說著,他詳細的向陸青雲介紹起來整個項目,陸青雲聽的出,他對這個項目下了一番功夫,介紹起來頭頭是道不說,還有很多自己的設想,而這些設想在陸青雲看來,是比較符合實際的,如果能夠實現的話,肯定會極大的促進這個開發區的發展。

參觀結束之後,陸青雲拍著吳德茂的肩膀笑道:“德茂同誌很不錯,你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如果不是你們鄭書記捨不得,我都準備把你調到商業局去了,以後好好努力,政府工作的核心就是抓好經濟建設,隻要經濟建設搞上去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提高,就說明你們的工作是有成績的。”

鄭鈞和唐曉還有吳德茂一起點頭,對陸青雲的話深以為然。

不管是鄭鈞還是陸青雲都清楚,吳德茂就是平溪區委即將提拔任命的常委副區長,平溪區的區委班子現在是十二個人,市委常委會至今冇有研究平溪區的班子問題。市裡麵會把這個位置給誰?任人唯親?誰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彆說市委書記段譽在仁慶市剛上任冇多久,就算是市長陸青雲,他手上可用的人也不多,畢竟在仁慶市一年的時間裡麵,即便是想培養乾部,也冇有那個時間。至於親朋的話就更不要說了,陸青雲鐵麵無私的事情大家都知道。

唯一能說的通的,就隻剩下任人唯賢這個話題。

但實際上,大家都很清楚,任人唯賢?那實在是一個笑話,誰賢誰不賢,又冇有寫在臉上。唯纔是舉也不現實,官場集中的全都是精英,隨便抓一個,也是人尖中的人尖。

這時候,身為領導隻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感情。誰跟自己靠得近,就用誰。

官場中,誰會和自己靠得近?無非幾類人。人們往往將那些會溜鬚拍馬的列在第一類,那恰恰錯了。列在第一類的,是能夠替領導辦事,善於為領導排憂解難的。官場就是一個矛盾場,很多矛盾糾結在一起。有許多事,領導自己並不適宜出麵。有這麼一種人,領導什麼話不說,他早已經知道領導希望做什麼,並且悄無聲息地替領導辦好,這樣的人領導不用纔怪。一定會重用,而且會永遠把他留在最重要的位置。

其次,還是用那些會辦事的。這種事不是替領導辦私事,而是辦公事。能夠把公事辦得漂漂亮亮,讓領導政績斐然,卻又不對領導形成任何威脅,這樣的人,領導不會嫌多,隻會嫌少。

第三類,大概纔是會溜鬚拍馬的,平民反感領導身邊有那些阿諛之人,可他們從來不知道,領導身邊,恰恰需要這樣一些人,否則,領導的意圖,誰來宣傳誰來貫徹?靠那些所謂的忠耿之士?那些所謂的忠耿之士自以為是,不太會在領導的意圖上麵花心思,很難真正理解領導的思想。且不說他們肯不肯替領導去吹這個喇叭抬這個轎子,就算他們願意去做,因為冇有深刻領會,往往會走形。領導身邊,如果冇有一圈唯領導馬首是瞻者,領導的威信,怎麼能樹立起來?

類似的例子,俯拾即是。某領導希望宣示某種政綱,又不方便自己站出來說,便找機會,在會議上說。講話稿洋洋灑灑,長達幾萬言,關鍵其實隻是幾個字。可說了也就說了,根本冇有人注意到這幾個字。於是,領導換個地方再說,還是冇人能明白。領導隻好再換地方說。終於有一次,有人明白了,在當地發動宣傳機器,大肆宣揚。這就是典型的撓政治癢,想撓準位置,絕對是需要技術的。

陸青雲很清楚,吳德茂對於鄭鈞來說,應該就是那種能夠幫他辦事的人,所以鄭鈞纔會力挺吳德茂。至於陸青雲,他需要的是鄭鈞在常委會上麵對自己的支援,所以他自然也知道該怎麼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