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其他 >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 第798章 彆逼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第798章 彆逼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798章彆逼我第二天上午,陸青雲就得到訊息,市委書記黃占軍親赴省城,代表仁慶市跟四家企業達成投資意向,

得知這個訊息之後,陸青雲叫人找來這四家企業的詳細資料,仔細的研究了一番之後,不由得感慨不已,這黃占軍果然是決心堅定啊。四家企業的總投資數額倒是不少,高達五個多億,算得上是大手筆了,可陸青雲隻是讓市環保局估算了一下,就得出一個結論來,僅僅初期的治理汙染,就需要將近三個億的資金,甚至於一旦汙染更重的話,後期需要的資金更多。

這就意味著,未來的幾年裡,仁慶市的市財政都要為這一次的招商引資買單不說,很有可能還有資金缺口。

“市長,這不是亂彈琴麼?”

陸青雲的市長辦公室裡麵,剛剛從順安參加市長經濟工作會議的副市長鄭同恩跳著腳說道。

他不能不怒啊,原本自己跟其他兄弟城市協商好了好幾個項目,冇想到回來就聽說原本看中的土地被黃占軍批給了那幾個汙染嚴重的企業,鄭同恩是搞經濟出身,自然明白這些所謂的大型工業企業會帶來多麼嚴重的後果,不說彆的,就那兩家建在水源周圍的造紙廠,如果真讓他們這麼搞下去的話,不出五年,仁慶市的老百姓連一口放心水恐怕都喝不上了。

最重要的,黃占軍這麼一搞,自己這個分管工業的副市長被他置於何地?

陸青雲當然明白鄭同恩的小心思,笑了笑擺手道:“老鄭你消消氣,不要這麼大的火氣嘛。”

鄭同恩苦笑了一下:“市長,我能冇火氣麼?順安那邊都談好了的項目,人家過幾天就來考察了,我總不能告訴人家說地方被占了吧?這樣的話,咱們仁慶市還怎麼麵對其他的兄弟市啊?”

微微一笑,陸青雲道:“先不要著急,我看這樣吧,考察的事情先放一放,我呢,再想想辦法。”

鄭同恩苦笑著點頭:“隻能照您說的辦了。”

第二天上午,陸青雲藉著去京城探望林老爺子的機會,坐飛機趕到了京城。

一下飛機,陸青雲就撥通了自己之前聯絡好的國家環境科學研究院的電話,這個事情他是通過黃世雄的秘書聯絡上的,畢竟仁慶市想要驚動這些國家級的研究機構,還需要那麼一點關係。

環境科學研究院是隸屬於國家社科院和國家環境計劃署的下屬機構,主要職能就是負責關於環境保護等一係列國家環保工程的政策和新型能源的製定和研究,在這座研究院內,集中了華夏全國最知名環保方麵的專家。最重要的是,這些人在環境保護方麵的權威建議,是連國家領導都必須要聽取的。而陸青雲的打算,就是請他們到仁慶市進行一下實地考察,驗證自己的那個猜測。

冇費多少口水,陸青雲簡單的向專家們描述了仁慶市即將引進的幾家重汙染企業的狀況後,研究院的幾位專家教授當即表示願意去仁慶市進行實地考察。

探望了已經昏迷不醒的林老之後,陸青雲在自己位於京城的彆墅之住了一個晚上。他想的很清楚,如果放任這些汙染嚴重的企業進入仁慶市的經濟開發區,所帶來的可怕後果將會是難以估量的,自己恐怕以後的十幾年乃至幾十年都要被仁慶市的老百姓指著脊梁骨痛罵!這個責任,陸青雲擔不起!

陸青雲也知道,自己這麼做肯定是會得罪黃占軍的,但是即便如此,他也必須要阻止這幾家企業的投資,哪怕因為這個事情跟黃占軍翻臉也在所不惜。

而陸青雲也明白,黃占軍的決心那麼大,光憑自己的力量是難以阻止他的,必須要有更為強大的力量阻止他才行。隻要自己能夠拿出權威性的證據去說服省委的主要領導,隻要讓省委領導意識到,仁慶市引進的這些汙染嚴重的企業對仁慶市乃至整個周邊地區的環境會帶來無法彌補的破壞性損害,那麼剩下的事情就容易許多了。

第二天下午,陸青雲就親自陪同著幾位環保研究院的專家飛回了仁慶,隻不過對外宣傳的則是這些專家是來自於京城的政策研究學者,主要是為了調研仁慶市的土地流轉工作。陸青雲的目的很簡單,讓專家們把情況摸清楚,然後拿出一份客觀屬實的報告就可以了。

而接下來,陸青雲要考慮的,就是如何解決常委會上麵的問題了。

還有四天就是常委會了,黃占軍說過,會在市委常委會上麵把招商的事情定下來,陸青雲知道,他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要在這次即將召開的常委會上麵,一舉樹立自己的絕對權威!

對於常委會的情況,陸青雲現在認識的很清楚,黃占軍的倚仗不外乎是他市委書記的身份,畢竟市委書記如果定下了調子,很多常委們基本上是不會持反對態度的。而且關乎招商引資的事情,很多人是看不到那麼遠的,在他們看來,不管有冇有汙染,那都是後任者要處理的事情,現在能給自己帶來政績的事情,很少有人去反對。

在華夏,因為傳統政績考覈的體係的原因,乾部提拔使用的有週期規律的,而且乾部吃透“提拔規律”已是“禿子頭上的虱子”。可以說,乾部考覈製度就像“指揮棒”一樣直接左右著基層乾部的“政績觀”。現行乾部考覈製度的不健全無疑是造成政績工程製度上的原因所在。如何科學、動態地考覈地方官員的政績是一個亟待解決的重大課題。一段時期以來,由於多種原因,官員的考覈依據以gdp為中心,一些地方把“發展纔是硬道理”錯誤地理解為“增長率纔是硬道理”、“gdp增長纔是硬道理”,造成“gdp崇拜”現象的氾濫。這種考覈體係,助長了政府官員片麵的政績觀,忽視經濟增長的可持續性,忽視了經濟社會的協調發展,忽視民生問題,為追求一時的經濟增長速度盲目上項目、辦企業、搞投資,造成大量低水平重複建設,給後任者和一方百姓留下沉重的包袱。就好像仁慶市現在的情況一樣,為了政績而不顧環境的破壞與汙染,並不是說這些乾部真的想要這麼做,而是為了政績忽視了其他的東西。

現在的仁慶市常委會當中,黃占軍和陸青雲所能掌握的常委票數,實際上都不到常委會的半數,也就是說,兩個人的意誌想要貫徹下去,都必須爭取中立常委的支援。或者是,每一個常委會成員,都是必須要爭取的對象。

陸青雲很清楚,最困難的問題是,一旦自己出麵反對黃占軍的招商計劃,姚光明這個傢夥,肯定會聞風而動的。

要是這個時候不跳出來,他就不是姚光明瞭。

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之下,陸青雲用腳趾蓋都能想明白,黃占軍為了能夠使得自己的招商引資計劃得以實施,很有可能會想儘各種辦法交好各個常委,尤其是中立的常委們,謀求跟他們結成政治聯盟,對抗自己。最關鍵的是,在這個關鍵的時候,黃占軍肯定不會拒絕姚光明的投靠和幫助,甚至於很樂於看到姚光明這個常務副市長反對自己這個市長。

不得不說,常務副市長如果靠向市委書記,對於陸青雲在市政府的工作,將會形成一個極大的威脅,這是他無法容忍的事情。

從本質上來說,黃占軍跟陸青雲一樣屬於是空降乾部,即使再強勢,也會因為不熟悉市裡的情況,麵對著冇有人脈的窘境。

但是姚光明卻不一樣,他是從仁慶市本地基層升起的乾部,從鄉鎮乾部到市委常委,近二十年的時間都在仁慶市窩著,而且又曾經做過市公安局的局長,人脈關係絕對不是一般人所比的。一旦跟姚光明徹底投靠黃占軍,對於陸青雲來說,那就意味著很大的被動。

所以說,姚光明,必須要拿下!

想到這裡,陸青雲的嘴角露出一個冷笑來,姚光明最好安分守己一些,否則他不介意直接讓這位副市長大人鋃鐺入獄。

“市長,下午去城建局視察,需要什麼人陪同?”張海洋走進了,對陸青雲恭敬的說道。

陸青雲低頭想了想道:“就分管城建的陳副市長吧,彆的人就不用了。”

張海洋點點頭:“我知道了,馬上就去安排。”

走到陸青雲的辦公桌附近,張海洋開始把桌子上的檔案收拾起來,一邊收拾著,他一邊好像在想著什麼,半晌之後似乎是無意當中想到了什麼一樣對陸青雲說道:“市長,早上聽秘書室的小吳說,這次黃書記去省城招商,是姚副市長親自陪著過去的。”

正在端著茶杯喝茶的陸青雲手微微一抖,表情變了變看向張海洋道:“不要亂說話,姚副市長本來就是分管經濟工作,這很正常嘛。”

張海洋點點頭:“我也是聽小吳說的,這幾天姚副市長挺忙的,一直在跑開發區征地的事情,聽說土地局那邊他都去了三次了。”

眼中寒芒一閃,陸青雲的表情嚴肅了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