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其他 >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 第751章 農業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第751章 農業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751章農業稅關於李清的這筆投資,陸青雲叫人算過,之前這樣的土地基本都是因為主人到外地打工而閒置著,完全冇有任何的收入,但是現在被承包給了李清之後,因為每一家大概都有差不多二十畝這樣的土地,光是這個收入,每年就可以為農民增加2000塊錢的收入,再加上蔬菜大棚需要有人幫忙做工,又可以有工資收入,光是靠著這些閒置土地的收入,農民就能夠擺脫依靠扶貧款過日子的窘境了,更不要說在外麵的勞動力還可以打工賺錢,這樣一來,用不了幾年,就能夠脫貧致富了。

不得不承認,人總是需要看到彆人榜樣的,在第一批農民獲得利益之後,許多觀望的農民再也忍不住了,紛紛跑去要求加入到這種統一的招商當中。仁慶市的一水產養殖戶、花木養殖戶、畜牧養殖戶也逐漸有人跑到這裡來租用著土地。

雖然這些人也帶來了不少的投資,不過在陸青雲的眼中,這些投資不過是剛剛開始罷了,他真正的目標,瞄準的是那些擁有更大資金和發展空間的投資商們,畢竟隻有真正把南華縣變為新興經濟發達縣,纔算證明瞭自己的想法是爭取的。

而南華縣的發展自然也落在了市委和省委領導的眼中,黃占軍自然也看得出來南華縣隻要按部就班的發展下去,必然會有一個質量上的飛躍,所以陸青雲開始運作為南華縣招商引資的時候,他主動表示了讚同,不僅是他,整個仁慶市委班子的成員這個時候都看出來土地流轉所能夠帶來的好處,紛紛提出把土地流轉的麵積擴大到全市,並且主動請纓要負責這個事情。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陸青雲拒絕了。

在常委們提出要把仁慶市的土地流轉工作向全市推廣的時候,陸青雲卻表示了不同的意見,他表示,現在南華縣的土地流轉剛剛開始,雖然見到了一些成效,但是還不能夠在全市廣泛的推廣,因為很多地方的情況是不一樣的,需要根據當地的實際情況再製定具體的發展計劃。確切的說,是南華縣的發展剛剛隻是開了一個好頭,具體能夠走到什麼地步,還需要時間的檢驗。

對於陸青雲的這個說法,黃占軍是深以為然的,他在常委會上公開表示:“陸市長對於南華縣的發展認識是清醒的,是有遠見的,我們一定要保持這樣的狀態,不過,是不是現在可以以南華縣為例子,向全市各個農村地區宣傳土地流轉的好處呢?”

陸青雲對此倒是冇有反對,畢竟土地流轉工作如果想要順利開展,宣傳工作是十分重要的。更何況陸青雲清楚,這麼大一塊蛋糕,自己一個人是吃不下的,隻有把整個仁慶市的班子都綁在一條船上,大家纔會為了自己的政績而努力的宣傳土地流轉工作,促進農村的發展。

坐在辦公室裡麵,陸青雲忽然感到有些疲倦,現在已經馬上就要到十月份了,他最近兩三個月一直都在忙著土地流轉在南華縣進行的事情,有時候往往感覺頭昏腦脹、臂酸背痛、目光呆滯,要不是仗著年輕和一股子火氣在強撐著,陸青雲恐怕早就倒下了。

“嘀嘀嘀!”一陣簡訊聲響起,陸青雲拿起來一看,頓時笑了起來,原來是唐雨珊約自己去喝茶。

想了想,陸青雲對張海洋道:“晚上不用送我了。”

……………………………………

……………………………………

繁囂的都市,瀰漫著男男女女的百變麵具,有的頻繁的更換麵具,有的摘下了麵具,每一個人都有真實的一麵,自然也就有虛偽的一麵,有的人選擇在網絡上放縱,有的人選擇在忙碌閒暇之餘,偶爾約上好友在茶館小聚,聊聊天,敘敘舊,品品茶,感覺就像在家裡一樣舒坦。喧囂的都市裡,茶館是一個淡泊、閒適、安然的地方,一個能容納人疲倦身心的地方。

“大市長,冇想到你真的有空啊。”坐在茶館的包廂內,周圍是古色古香的紫檀木桌椅,唐雨珊微笑著對陸青雲說道。

陸青雲擺擺手:“你運氣好而已,我今天上午是為了開常委會才從南華縣趕回來的,要是換成平時,我還真不一定有空。肖大記者呢?難道又去采訪了?”

唐雨珊點點頭:“她說懶得聽你這個小官僚的長篇大論,下鄉去了。”

不知道為什麼,陸青雲經過幾次事情之後,跟唐雨珊和肖子涵反倒是成了朋友,三個人時不時的約在一起喝茶聊天,不過大部分時間都是唐雨珊微笑著看陸青雲跟肖子涵鬥嘴,雖然每一次都是肖子涵大敗虧輸,但是這位省委書記家的大小姐卻是毫不氣餒,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聽說,你那個土地流轉計劃在南華縣搞的不錯?”唐雨珊每天都看報紙,自然也知道最近炒的很火熱的南華縣土地流轉。

陸青雲點點頭:“主要是宣傳到位,再加上中央重視農村工作,連續出台了不少檔案和優惠政策,我們藉著這個東風才能成功。要知道,承包大批的土地,不僅不用像過去一樣納稅,反而是能夠從國家手中獲得補貼,這是很多農民敢於承包土地的原因。”

唐雨珊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你是說農業稅和農業補貼?”

陸青雲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農業稅是國家對一切從事農業生產、有農業收入的單位和個人征收的一種稅,俗稱“公糧”。1958年6月3日,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96次會議通過《共和國農業稅條例》,1994年1月30日,國務院釋出《關於對農業特產收入征收農業稅的規定》。全國的平均稅率規定為常年產量的15.5%;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平均稅率,由國務院根據全國平均稅率,結合各地區的不同經濟情況,分彆加以規定。在征收農業稅(正稅)的時候,還允許地方根據實際需要,在一定的比例內,附征一些稅額,由地方使用,這就是農業稅地方附加,也叫“地方自籌”。農業稅分夏、秋兩季征收,夏收較少的地區,可以不進行夏征,在秋季一併征收,具體時間由省級人民政府規定。

2005年12月,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通過決定,自2006年1月1日起廢止《農業稅條例》。這意味著,在我國沿襲兩千年之久的這項傳統稅收的終結。作為政府解決“三農”問題的重要舉措,停止征收農業稅不僅減少了農民的負擔,增加了農民的公民權利,體現了現代稅收中的“公平”原則,同時還符合“工業反哺農業”的趨勢。

不得不說,取消農業稅是對農民的一種解放,具有重大意義,農業征稅、繳稅成本太大,這種成本有時候甚至超過了稅收本身。以農業稅為載體,派生出從農民、農村、農業攝取剩餘的稅費的品種多得令人眼花繚亂。農業稅的取消,使這種到處向農民伸手的體製得到了根本性的改變;更為重要的是,現行的農村稅製,是在城鄉二元結構下設立的。這種兩線並行的稅製結構,再加上城鄉發展水平的不平衡,對華夏農民形成了極不公平的稅收負擔。華夏由7%的主稅及其20%的附加合成的農業稅稅率達8.4%。據瞭解,對特定人群進行稅收,這種情況隻有在華夏才存在。因此,取消農業稅政策的提出,更多的是一種製度性的變化,是中央對城鄉經濟和社會發展不平衡政策做出的重大調整,是對農民在稅負上與城市居民平等地位的恢複。

同時,取消農業稅對小區域經濟中的財政稅收結構的影響是最大的,特彆是縣域經濟。對於許多農業縣、農業區域來說,財政稅收中的農業稅仍然是很大的比重。農業稅的取消,使得這些地方的財政稅收結構麵臨著重大的變革,並進而將影響到更大的區域甚至是國家財政稅收結構的變革。因此,取消農業稅,實際上是對財政稅收結構、小區域經濟結構、社會結構、甚至是國家宏觀經濟結構的深刻變革的開始,意味著我們的改革已開始走向最艱钜的領域。取消農業稅以及中央政策向“三農”傾斜,並不損害城市的發展和市民的利益。相反,還將最終促進城市的進一步發展。一個淺顯的道理:全國13億人中的9億多農民增收了,消費水平提高了,必將促進城鄉市場的暢旺,拉動內需,城鎮的生產、銷售和消費等環節也將隨之步入良性循環,進而加快城市工業化的步伐。同時,城鄉差距的縮小,還會促使農村社會更加穩定,並有助於全社會的穩定。一句話,華夏的改革,都是從解放農民開始的。冇有富裕的農民,就冇有富裕的華夏;冇有農村的穩定,就不可能有一個穩定和諧的華夏社會。

“這麼說來,你早就知道土地流轉會給南華縣帶來飛速的發展機會?”唐雨珊看著陸青雲,不解的問道:“那你為什麼不堅持在全市範圍內搞這個事情呢,偏偏搞什麼試點縣。”

陸青雲淡淡的笑了起來:“人總是喜歡懷疑未知的事情,在冇有出成績之前,如果我堅持在全市範圍內搞這個試點,恐怕也未必會有現在的成績,冇準,有人已經給我下絆子了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