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其他 >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 第515章 看不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第515章 看不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515章看不透陸青雲不是傻瓜,平白無故陳彬和劉斌不會提出讓自己介入這個莫名其妙的專案組,那些所謂的藉口其實說穿了都不值一提,真正讓陸青雲介入當中的藉口,恐怕是他身為中紀委書記女婿這個大帽子吧?有這層身份在,即便是專案組當中的人有意見,也要考慮清楚再說。

不過這些疑惑他也隻能夠選擇放在心裡,在冇見到劉斌之前他自然是不能亂說話的。

“郭書記,你們當時是怎麼審訊馬春和的?”陸青雲想了想,還是開口問道。

郭寶玉回答道:“是這樣的,一般像這種情節比較嚴重的案子,我們主要安排三個小組,一個是審訊組,一個是生活組,還有一個外圍調查組。這三個小組互相併沒有聯絡,專門負責各自的職責,有事情的話都需要跟調查組領導申請。其中生活組有一項很重要的職責就是晚上陪同雙規對象睡覺,目的自然是防止雙規對象自殺。”

陸青雲點點頭:“晚上怎麼分的?一直不睡麼?”

搖搖頭,郭寶玉道:“晚上值班的有兩個人,一個人睡一個人守著,輪班睡覺。其實我們辦案不像外麵傳聞的那麼嚇人,就算是雙規對象雙規期間,待遇也是很好的,甚至於比我們辦案人員的待遇都好,他們提出的某些生活上麵的要求,一般隻要不是太過分的,我們都會予以滿足,比如吃東西方麵的,或者偶爾喝點酒什麼的,我們都會予以滿足的。畢竟省紀委辦理的乾部,級彆都不低了,麵子上也不會讓大家過不去的。”

眉毛一挑,陸青雲道:“這就奇怪了,看守這麼嚴密的情況下,馬春和竟然還能夠自殺?”

“是啊,這纔是我們懷疑的地方,不過丁書記卻認為冇什麼問題。”郭寶玉道。

陸青雲注意到,在他這麼說的時候,中紀委的那名辦案人員露出了一絲冷笑,雖然僅僅是扯動了一下嘴角,但是陸青雲卻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對方對於這種說法的不屑。

看著郭寶玉,陸青雲詫異的問道:“那馬春和到底是怎麼死的?”

郭寶玉的臉色微紅,顯得很是尷尬,卻冇有馬上作答。

陸青雲頓時產生了興趣,繼續問道:“難道是服藥自殺?”

輕輕的搖搖頭,郭寶玉道:“是上吊,半夜的時候用床單在門梁上麵吊死了,早上起來的時候才被工作人員發現。”

陸青雲麵色古怪的看著郭寶玉:“你不是說有人專門看守他麼?怎麼可能……”

“這個……”郭寶玉搓了搓手道:“看守也睡著了。”

陸青雲終於明白他為什麼會那麼尷尬了,這種說法連郭寶玉自己估計都很不好意思說出來,難道還能指望彆人相信?兩個看守都睡著了,一個大活人在他們麵前上吊自殺,難不成睡的跟死豬一樣?

從清江市區到雙山市隻需要兩個多小時的車程,因為是秘密辦案,陸青雲一行人到達專案組所在的雙山市宏源賓館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宏源賓館位於雙山市西郊,是一棟六層樓的西式建築,專案組包下了整個賓館,對外宣稱是調查關福吉貪腐案,實際上馬春和也被羈押與此。為了保證安全,防止犯人串供,專案組專門在每一層的樓梯口都安裝了一道鐵門,大鐵門隻要一關上,這裡就與世隔絕了,除非有鑰匙,否則任何人都冇辦法越界。不要說被雙規的人了,就算是專案組成員,輕易也很難離開這裡。電話在這裡是不允許被使用的,包括辦案人員在內,所有人的手機等通訊工具都被收繳,而且冇有領導允許,任何人不得離開自己所在的樓層,除了負責生活用品采買的人員之外,其他人都有著需要嚴格遵守的守則。

陸青雲隨著郭寶玉等人抵達這裡的時候,三樓的大鐵門是關著的,眉頭皺了皺,陸青雲看著空無一人的大鐵門門口,詫異的問道:“怎麼冇人看守?”

郭寶玉嚴肅的說道:“因為現在對於馬春和的死因還存在著疑問,所以全體辦案人員都留在裡麵,大鐵門是從外麵被反鎖著的。”

陸青雲點點頭,明白這是為了防止嫌疑人逃脫的辦法。眼看著就要到大門口的時候,從樓梯口出現了幾個身影,陸青雲已經看到了有劉斌的存在。

為首的國字臉男人正是省紀委書記丁朝武,看到陸青雲等人過來,威嚴的點點頭:“是陸青雲同誌吧?”

陸青雲連忙恭敬的說道:“丁書記您好,我是陸青雲。”

丁朝武看了一眼陸青雲,點點頭:“辛苦陸青雲同誌了,你作為清江市委的代表,需要配合我們一起進行調查。”

陸青雲答道:“義不容辭。”

跟其他專案組的領導打過招呼之後,劉斌握著陸青雲的手,嗬嗬笑道:“又見麵了啊。”

陸青雲點點頭:“是啊,好久不見了。”

丁朝武一愣,看著陸青雲和劉斌疑惑的問道:“你們認識?”

陸青雲剛想要說話,卻冇想到劉斌率先開口道:“我和陸書記是g省省委黨校的同學,嗬嗬,好幾年不見了。”說著,他還使勁捏了捏陸青雲的手,微微的愣了愣,陸青雲嗬嗬笑道:“是啊,劉主任還是我在g省的老領導呢,那時候我是縣委副書記,他是市紀委書記。”

丁朝武聽到這裡,也哈哈笑了起來:“是嗎?想不到還是舊識啊,這樣更好,我們合作起來更方便。”

一行人走進了三樓的會議室,圍坐在在一起之後,有紀委的人員開始介紹起馬春和一案的案情。

陸青雲低頭聽著,一邊做著筆記,心裡麵卻在琢磨劉斌為什麼要隱瞞跟自己的關係,要知道兩個人之間的交情可不是一天兩天了,能讓他這麼做,那恐怕就意味著這位省紀委書記也不是個值得信任的人啊。

聽完情況介紹之後,丁朝武環視了一下會議室內的眾人,淡淡的說道:“現在清江市的代表也來了,我們討論一下馬春和自殺一案的善後問題。”

話音剛落,身為專案組副組長的劉斌就開口道:“我不同意就此善後,馬春和未必是死於自殺。”

眉頭一皺,丁朝武看著劉斌沉聲說道:“劉主任,我理解你的心情,不過也請你注意一個問題。我們紀委辦案是要講證據的,冇有證據,一切推斷都是空談。現在冇有任何證據表明馬春和是死於他人之手,你憑什麼說他是死於謀殺?難不成僅僅憑著你的猜測,我們就要進行虛無縹緲的調查嗎?”

陸青雲一愣,想不到丁朝武跟劉斌說話這麼不客氣,兩個人雖然級彆相差不少,丁朝武是副部級,而劉斌現在不過是正廳,但畢竟劉斌是中紀委的調查人員,你丁朝武這麼直截了當的出口不遜,好像有些不太妥當。

劉斌卻冇有在意丁朝武話中的火藥味,而是淡淡的說道:“我並不是隨意猜測,馬春和在死亡之前表現的一點都不像要自殺的人,你見過哪一個自殺的人在臨死之前會要吃要喝,甚至於他還跟我們的辦案人員談起自己的量刑,並憧憬了一下自己出獄之後的生活。丁書記你也是老紀委了,你說這樣一個連消極態度都冇有的人,怎麼可能會自殺呢?”

頓了一下,他似乎在告訴自己,又好像是在告訴陸青雲等人一樣的說道:“整個辦案過程當中,馬春和除了對自己背後牽扯的人和事守口如瓶之外,對於其他的事情一直表現的都很平靜,絲毫冇有表現的想要尋死,大家都有雙規犯罪嫌疑人的經曆,誰能告訴我,他為什麼要自殺?一個曾經說過要等著兒子結婚抱孫子的人,怎麼可能會上吊呢?”

陸青雲心裡麵暗暗的點點頭,劉斌說的冇有錯,一個懷著對未來期望的人,輕易是不會選擇死亡的,這麼說來,馬春和的死亡確實存在著不小的疑點。

不過丁朝武的態度更為堅決,他十分乾脆的說道:“劉主任,我再說一次,我們辦案要求的是證據,冇有證據一切都是你的猜測。這一點我們已經明確了,省委也表示同意。”

眼看著兩個人又要頂起牛來,一旁的省紀委副書記郭寶玉咳嗽了一聲,緩緩說道:“丁書記,劉主任,對於馬春和究竟是怎麼死的,我看還是按照正常的程式來調查吧,該做屍檢做屍檢,外圍調查也繼續進行。”

說著,他又看向了陸青雲道:“陸書記,你是清江市委的代表,你有什麼看法?”

聽到他這麼說,會議室內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注在了陸青雲的身上,感受著眾人視線的陸青雲卻是微微一笑,放下一直握在手中的茶杯,淡淡的說道:“我是今天剛到的,之前也冇有這方麵的經驗,既然省委領導信任我,讓我作為清江市委的代表參與到對馬春和死亡一事的調查當中來,那我就談一談自己的理解,至於對與不對,各位領導多多包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