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其他 >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 第514章 殺馬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第514章 殺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514章殺馬陸青雲跟黃曉陽請了假之後,簡單的跟李江交待了一下,獨自一人出了市委大院,按照他跟郭寶玉的約定,兩個人會在另外的一個地方彙合,至於郭寶玉怎麼瞞過市委大院的其他人進入閻光明的辦公室,那就不是陸青雲操心的了。

來到距離市委大院有三條街的位置,陸青雲的手機響了起來,郭寶玉的聲音從話筒當中傳來:“陸青雲同誌,你前麵有一輛白色帕薩特,請上車。”

陸青雲點點頭,拎著自己的手包上了那輛白色帕薩特,卻發現郭寶玉和劉斌那個同事已經在車裡麵了,微微一笑,陸青雲道:“郭書記,麻煩您了。”

郭寶玉點點頭,跟陸青雲介紹了一下車裡麵其他的人,都是紀委的乾部,陸青雲跟這些人一一握手。

剛開始的時候,大家寒暄著,陸青雲也不問到底去哪裡,等到車子漸漸遠離了鬨市區,朝著郊外駛去的時候,陸青雲才問道:“我們到哪裡去?”

郭寶玉臉色嚴肅的說道:“去雙山市。”

陸青雲嚇了一跳,有些不解的問道:“雙山?難道雙山市又出事了?”他這話是真的有些意外,難道說雙山又出了什麼狀況嗎?不是已經把關福吉等人都雙規了嗎?

一旁的中紀委那位工作人員插口道:“是這樣的,馬春和被雙規之後,我們用省紀委的名義把他帶到了雙山市,冇想到昨天夜裡,他出了事情。”

陸青雲心中一緊,本能的想到了一件不好的事情,或者說,他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但這種感覺卻不能說出來,隻能夠默默的埋在心裡,臉上依舊是不動聲色的問道:“馬春和出事了?出了什麼事?難道又有人出問題了?”

苦笑了一下,郭寶玉臉色通紅的說道:“我們看守不利,今天淩晨發現馬春和死了,檢查說他是死於自殺,可是我覺得這裡麵有點問題,想要查一下。”

陸青雲頓時愣住了,看著郭寶玉有些奇怪起來,你們紀委查案叫我做什麼?我既不懂刑偵,也不是紀委方麵的,說句不好聽的話,這個事情誰沾上誰倒黴,一個正在雙規期間的副廳級乾部死在專案組的看守之下,這時候攙和進去豈不是自找麻煩?在官場當中呆的久了,陸青雲也養成了一個習慣,對於自己身邊的每一件事都深思熟慮之後纔會下定論,畢竟官場無小事,一個不小心就會把自己陷進去,陸青雲纔沒打算讓自己陷入險境呢,雖然不明白郭寶玉這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但是哪怕有劉斌在,陸青雲也不打算牽扯進這件事。

“郭書記,這有些不妥吧,這個案子還處於偵破階段,我貿然進去,有些不方便。”陸青雲直截了當的對郭寶玉說道。

郭寶玉看著陸青雲平靜的臉色,心中暗暗的一陣驚訝,這個年輕的市委副書記倒真像傳聞當中一樣,彆看錶麵上顯得平淡如水,絲毫冇有那種老官油子身上氣吞山河的霸氣和精打細算的細膩,可人家這份謹慎卻足以超過很多在官場當中浸淫多年的老官僚。

嗬嗬一笑,郭寶玉身邊那箇中紀委的乾部道:“是這樣的,陸書記,這是h省省委的意思,一呢,你作為清江市委的代表參與這個案子的偵破,也算是瞭解一下情況,你也知道,馬春和一案涉及清江市委的某些乾部,省委在清江市可以信任的乾部不多,你和左天涯同誌都是剛到清江市,隻是左市長實在是不太方便,所以就要麻煩你了。”

陸青雲點點頭,卻漸漸明白了陳彬等人的苦心,看來省紀委當中也不是鐵板一塊啊,郭寶玉能夠跟劉斌的人走在一起,說明他應該是屬於團係或者是林家的人,而馬春和死亡的事情,應該已經在省內高層當中流傳開來了,既然出現了死人,那就代表這個案子肯定不可能是一個單純的貪腐案子,背後涉及的關係極有可能是盤根錯節的異常複雜。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在官場當中,不管大小,任何一件涉及到貪腐的案子,隻要一查到底,就肯定會有大收穫。所謂拔出蘿蔔還要帶著泥土,一個官員貪腐,那後麵很有可能會牽扯一幫人。

觀音菩薩經常唸叨上天有好生之德,讓悟空同學宰妖怪的時候小心一點,畢竟人家修煉成仙或者是妖精都聽不容易的,說白了官員也是一樣,任何一個官員能夠上位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裡麵涉及到的關係網錯綜複雜不說,裡麵的利益糾葛遠非幾分筆墨能夠說清楚,總而言之,每一個官員都有自己的關係網,就好像每一個人都有自己要混的幫派一樣,一個人處於這個關係網當中,一旦出了問題,那就會影響整個網絡,如果想要保證這張網不被這個壞掉的零件影響,那就隻有一個辦法。

截肢!

戰爭年代的時候,常常會出現這樣的狀況,被子彈擊中受傷之後,發現傷口要感染了,如果不處理的話就會危及生命,怎麼辦?隻能選擇忍著劇痛把感染的部分截除,這樣就不會影響性命了。

那麼馬春和的死亡,是不是某些人把他當做了那個感染的部分,處理的結果呢?

如果是的話,那是不是意味著,清江市存在著一張處於黑暗之中的大網,而這張大網已經暗中進入了紀委調查組呢?

那麼讓自己參與進來,是不是陳彬為了警告某些人呢?

陸青雲想了想,對郭寶玉問道:“馬春和的案子,到底進展到什麼地步了?”

郭寶玉苦笑著搖搖頭,對陸青雲解釋道:“陸書記,像這樣的案子,一般都是需要經過長時間調查和取證的,馬春和被雙規的時間並不長,而且違紀事實我們掌握的也不是很多,實際上如果要想查清楚的話,除了他開口坦白,然後我們一樁一件的去覈實之外,並冇有什麼太好的辦法,但是這個馬春和的嘴很硬,這些天我們也一直在審訊他,可他什麼都不說,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說起來,我們的進展並不大。”

眉頭一皺,陸青雲道:“從現有證據上查不出什麼來嗎?”

那名中紀委的辦案人員苦笑了一下,無奈的說道:“外圍調查確實有一些進展,因為關福吉交待的一部分問題確實跟馬春和有關,我們順藤摸瓜也查出來一部分案子,不過最大的問題卻是,馬春和這個人很頑固,似乎知道自己說也是死不說也是死一樣,乾脆什麼都不說。”他似乎知道陸青雲的背景,並冇有用那種居高臨下的口吻說話,反倒是很客氣。

陸青雲點點頭,隨即詫異道:“你的意思是說,他在保護什麼人?”

郭寶玉點點頭:“省委督查室調查顯示,關福吉和馬春和每個月都從一個同樣的銀行賬號當中得到不同數額的彙款,我們暗中調查過,這個銀行賬號是用假身份證所設立的,根本查不出來資金的來源。”

“這麼說,馬春和跟關福吉的身後,應該還有人,或者說,這個案子後麵還有大魚?難道馬春和就是在保護那條大魚?”陸青雲沉聲說道。

郭寶玉道:“問題就出在這裡,也許認為那條大魚還有辦法救自己,馬春和始終都不肯招供,他很清楚現在的情況,憑眼下的證據,法院最多判他幾年,幾年之後他又可以繼續出來逍遙了,到時候幕後的那人肯定會給他更好的待遇。”

冷冷一笑,陸青雲哼了一聲道:“恐怕幕後的人未必會這麼想。”

中紀委那人似乎早就見慣了這樣的事情,微微一笑道:“是啊,馬春和之前樂觀的認為自己的上家會救自己,冇想到他的上家卻並不信任他,這個世界上能夠保守秘密的人隻有死人,所以,今天淩晨我們發現馬春和死亡的時候就已經斷定,他應該是他殺。”

陸青雲臉色嚴肅的問道:“冇有可能是自殺嗎?”

郭寶玉搖搖頭:“馬春和之前的態度雖然消極,卻冇有流露出一點自殺的傾向,可以說,他甚至憧憬幾年之後自己出獄時候的事情,這樣的人怎麼可能自殺呢?除非那人是白癡。”

陸青雲點點頭,他之前也接觸過紀委的人,在g省的時候自己也被人誣陷雙規過,自然清楚紀委辦案有固定的程式,尤其是在調查罪行嚴重的犯罪嫌疑人的時候,有著嚴格的程式防止嫌疑人自殺,那種不管吃飯上廁所都有專人陪同的情況之下,想要自殺是很難的。而眼下馬春和的事情,著實疑點眾多。

不過陸青雲想的更多的是,看樣子專案組內部的意見也不統一啊,對於自殺還是謀殺的結論肯定存在著分歧,否則又怎麼會需要自己這個局外人來陪同呢?

想了想,陸青雲忽然對那箇中紀委的辦案人員笑道:“這次的專案組,誰是負責人?”

那人愣了一下,隨即答道:“我們劉主任是後到的,專案組的負責人是h省紀委書記丁朝武。”

陸青雲心中一動,暗暗點頭道:“果然如此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