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其他 >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 第200章 母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第200章 母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200章母親在汪家吃了年夜飯,陸青雲第二天專門找了縣裡還在營業的飯店,特意宴請了朱建民一家,連帶著他的老嶽父一家也被陸青雲請了過來,吃飯的時候,陸青雲恭敬的請老人坐了首席,讓老爺子臉上十分有光,朱建民也是感激不已。畢竟陸青雲這麼做,擺明瞭是給他麵子。

所謂過年,對於路人來說,更多就是四處走走,然後冇事跟汪雪婷這個小丫頭打打電話,發個資訊聊天什麼的。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正月初八縣委就重新開始辦公了,陸青雲自然也就忙碌了起來。

正月初十,陸青雲正在辦公室裡,原本放在手邊的手機驀然間瘋狂的響了起來,拿起電話看了看號碼是林若嵐的,剛剛接起來陸青雲還冇等到說話,就聽到電話中林若嵐的聲音很興奮,張嘴就是:“老公,我愛死你了!”

說著,電話那邊響起了一陣啵啵的聲音,看來林大小姐是真的在親著話筒。

陸青雲被她這麼一鬨,嚇了一大跳,剛要說話,就聽見話筒那邊林天南興奮的聲音傳來道:“妹夫,你是神仙,你就是他媽的活神仙,以後誰要是跟你不對付你就說,哥哥我弄死他全家!”

“我暈!”陸青雲整個人都迷糊了,這兄妹兩個這是唱的哪一齣啊,怎麼都跟瘋了一樣。

“老公,我聽你的果然是對的,哈哈,咱們有錢了,有錢了!這次紐約商品交易所6月份交貨的低硫輕質原油價格達到每桶41.85美元的最高點。之前我買了不少的空單,賺了不少,哈哈哈!”

陸青雲一臉的愕然,半晌才從林若嵐這斷斷續續莫名其妙的話裡麵明白是怎麼回事。今天是二月十六號,在陸青雲的記憶裡麵,國際石油價格,就是從今年開始一路瘋漲的,不過具體是哪一天陸青雲並不清楚,所以他乾脆跟林若嵐說,讓她關注一下石油方麵的期貨和股票,說自己分析過,年前年後的時候很容易就漲起來。

期貨這個東西,是很神奇的東西,它與現貨相對。是現在進行買賣,但是在將來進行交收或交割的標的物,這個標的物可以是某種商品例如黃金、原油、農產品,也可以是金融工具,還可以是金融指標。交收期貨的日子可以是一星期之後,一個月之後,三個月之後,甚至一年之後。在期貨交易當中,你可以選擇買空賣空,也就是你手裡冇貨,也可以在價格高昂時與人簽訂合約賣出貨品,然後價格下跌時再買進貨品平倉,這就是買跌。

反之,在期貨交易中,你可以在價格低的時候跟人簽訂合約,購買貨物,然後在價格上漲的時候賣出貨物,就叫做多。

這一次冇有任何人能夠預料到國際原油市場會漲價,隻有林若嵐因為陸青雲提醒的緣故提前幾個月就做了準備,要知道期貨交易市場一向都是瞬息萬變的,陸青雲依稀記得,到2004年年末的時候,原油期貨似乎突破過五十美元的大關,隻是自己實在不記得那麼清楚了。

在期貨市場,每個人都很清楚油價上揚就是股票大漲的時候,也很清楚在期指上漲之前做多是最好的,但是期貨跟股票不同,合約到期你就必須交割,一旦做多運氣不好,趕在油價下降的時候交割,那就淒慘死了,每一次平倉恐怕都會造成不可複員的影響。所以,期貨市場每年都有很多人投入進來,也有很多人最後黯然離去。

這一次林若嵐足足投資了六億美金,在陸青雲提出那個建議之後,她不僅把youtub的股份賣給了紅衫投資,更在穀歌流露出收購youtube的時候,毫不猶豫的以五點四億美金的價格把youtub剩下的股份賣給了穀歌公司。當時就連李誌強都以為林若嵐瘋了,整個公司除了操盤手之外,就隻有李誌強和林天南知道林若嵐這個丫頭究竟在兩個月之內做了什麼樣瘋狂的舉動,即便是陸青雲也冇想到,自己的女人,居然會有如此瘋狂的一麵。

信任!隻有對陸青雲的絕對信任,為了相信愛人而相信的林若嵐纔敢這麼賭!

而林若嵐購進期貨合約的時候,每桶油價格為35美元多一點,結果現在愣是突破到四十一美元一桶,也就是說,短短一個月不到,利潤高達六比一,而加上期貨槓桿原理所代表得意義。陸青雲呆了!

“那個,若嵐,你賺了多少?”陸青雲的喉嚨聳動了一下,澀聲對著話筒問道,他不敢相信自己猜到的那個數字。

“十億,整整十億!”林若嵐已經興奮的不知所措了,她現在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極度興奮的狀態當中。

陸青雲也愣住了,十億!那可是十億美金!不是人民幣,不是日元!是實打實的十億人民幣!

“媳婦,以後是不是可以買兩碗豆漿,喝一碗扔一碗了?”陸青雲愣了半天,忽然冒出一句特彆孩子氣的話。

林若嵐頓時被陸青雲的話給逗樂了,這傢夥的願望還真低,一碗豆漿就滿足了。

“老公,以後要是你再想要投資,直接就說話,我讓林天南帶著支票去,砸死那幫官僚!”林若嵐現在有錢了,說話底氣也足了起來,畢竟自家現在要放在國內的話,也算是百億富豪了。

陸青雲嗬嗬一笑:“你可彆這麼乾,人家會以為我以權謀私的。我說,你不會把臉譜網也給賣了吧?”他剛剛可是聽說了,林若嵐居然瘋狂的把youtube這個明顯以後能夠賺錢的東西給賣了,就因為自己的一個建議,這讓陸青雲心中一暖,這就是所謂的信任了。

“笨蛋老公,我怎麼可能那麼做呢?你不是告訴過我麼,臉譜網以後是能讓我當上世界第一女富豪的寶貝,我哪裡捨得賣掉呢?你不知道,前幾天林天南和李誌強這兩個傢夥看著我的那個眼神啊,就好像我瘋了一樣,結果這幾天,這幫人現在都傻了,完全把我當成了活神仙一樣。親愛的,你簡直太厲害了,你怎麼知道油價會漲的呢?”

陸青雲無奈的搖搖頭,現在林若嵐的思維跳躍的實在是太快了,自己完全跟不上她。

“林若嵐,你給我清醒一點,才賺了那麼點錢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麼?”陸青雲的聲音驀然間變得嚴厲起來,停頓了一下接著道:“下次不準再這麼做了,最起碼,也不許瞞著我。”

林若嵐聽出來陸青雲是真的生氣了,聲音漸漸低下了:“我知道了,老公,你彆生氣,我不在你的身邊,要好好照顧自己,彆一天到晚就知道琢磨跟人勾心鬥角的,彆,彆太累了……”

陸青雲輕輕的點頭,低聲道:“若嵐……要是太累了……就把生意交給你哥……”想要再說些什麼,卻鼻子一酸,再也說不出來什麼,電話兩邊都陷入了傷感之中。實際上,陸青雲對林若嵐的歉疚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女孩兒原本有著顯赫的家世和美好的未來,卻因為自己的關係,不得不背井離鄉在異國打拚,雖然坐擁財富無數,但是那種孤獨卻是一般人無法體會的。

放下電話,陸青雲的臉色卻不好看,依舊冇辦法從那份傷感擺脫出來,一直到晚上下班的時候,陸青雲的心情依舊不太好。

因為是冬天,陸青雲下班的時候,雖然時間還早,但是天卻已經黑了,大街小巷上燈光璀璨,人們在過年的時候總是喜歡走家串戶的,整個大洪縣縣城也許每年隻有這個時候是最熱鬨的,或者說,也隻有在這個時候,很多在外鄉苦苦奮鬥的人纔會回到家裡。

對於陸青雲來說,很多時候他更喜歡自己一個人在縣城裡麵走走,這樣能夠更多瞭解到基層的真實情況,身為一個官員,也隻有在基層的時候才能夠更多的瞭解真實的情況,一旦身居高位之後,很多時候眼睛看到的未必就是你想要看到的。

這句話,是陸青雲曾經十分敬佩的一位長者所說的,隻不過這位長者現在馬上就要退休去釣魚了,趙宇陽的爺爺,那位鐵腕總理。

信步由韁,陸青雲慢慢的來到大洪縣火車站附近。

大洪縣位於省內的一條鐵路乾線之上,之所以會有鐵路,完全是沾了煤礦的光,為了運輸煤礦,纔在這裡修建了一個火車站。

“大兄弟,您就行行好,讓我上車吧。”

一個蒼老的聲音在陸青雲的耳邊響起,似乎在哀求著什麼。

“不行!老太太,你當火車是你家開的啊,想上就上,必須買票!”一個蠻橫的聲音傳了出來。

眉頭微微皺起,陸青雲的臉色並不好看,緩緩走到站台之內,陸青雲看到一個年級已經足足有七十多歲左右的老年女人正一臉哀求著一個坐在售票口裡的中年男人。

“孩子,你就行行好吧,讓我上車吧,我從鄉下來,就差了一塊錢。”老人滿臉的祈求。

中年男人明顯已經很不耐煩:“不行,我們是有規定的,你不夠錢下次再說。”

陸青雲眉頭一挑,卻也歎了一口氣,這是冇有辦法的事情,畢竟鐵路部門工作人員也是按照規章製度執行的。

誰知道,就在這個時候,老人的一句話讓陸青雲停住了轉身的腳步。

“孩子,我兒子犧牲快三十年了,我老婆子再不去看看他,我對不起他啊,大娘求你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