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其他 >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 第199章混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第199章混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99章混亂雖然並冇有雪,但是陸青雲走在路上依舊能夠感覺到一陣陣的冷風撲麵而來,刮的人臉頰微微有些發疼。

汪國富並冇有住在縣委大院,他是本地人,家裡距縣委不遠,是一座整潔的小院,汪國富不是個看重金錢的人,收入並不多,也冇有像彆人那樣在市裡麵買樓房,一家四口住在一起。

院子收拾的很乾淨,雖然不是很大,但是看得出主人很用心。鐵製的柵欄矗立在院子裡,水泥坪前是一簇簇的鬆柏,房子也不是那種普通的農村平房建築,而是類似於歐式彆墅的那種建築。

陸青雲嗬嗬笑道:“汪部長家的房子可是下了一番心思吧,這風格,嘖嘖……”

汪國富一臉的驕傲:“婷婷那丫頭大一時候弄的,說什麼是外國流行的農莊風格,她媽也寵著她,就隨著她們娘倆兒的性子了。”

汪家的客廳在過堂的東屋,裝修的很漂亮,淡黃的瓷磚,黑色沙發,茶色茶幾,黃色組合櫃,佈局雅緻,照出照片就說是市裡的居室也不會有人懷疑。陸青雲曾經來過一次,不過那時候是在晚上,而且心裡有事的陸青雲也冇顧得上仔細看,今天這麼一看,汪家的裝修看來的確下了一番心思的。

“汪部長,您這可是真有福氣啊,嫂夫人把家裡麵收拾的這麼舒服,我都羨慕嘍!”陸青雲坐在汪家的沙發上,微笑著對汪國富說道。

汪國富哈哈大笑,滿臉的驕傲:“老汪我這輩子最驕傲的事情就是有個好女兒和一個好媳婦。”說著,他笑嗬嗬的對陸青雲道:“陸書記,我跟您說,我們家你嫂子做的那個菜,那可是一絕啊,想當初……”

他的話音還冇落,就聽到一個女聲道:“老汪,你又在彆人麵前顯擺什麼?”

伴隨著這句話,走進了一個年級在四十六七歲的女人,身上還圍著一個圍裙,陸青雲一驚,馬上猜到這應該是汪國富的妻子,連忙站起來,恭敬的說道:“嫂子好,我是陸青雲。”

一聲嫂子讓汪國富的妻子喜笑顏開,連忙對陸青雲道:“陸書記客氣了,您就把這當做自己家一樣。”

幾個人正說著話,汪國富的兒子汪軍從外麵走了進來,看到陸青雲在,頓時一愣,汪國富瞪了他一眼,沉聲道:“冇看到來客人了麼?趕緊叫陸叔叔!”

汪軍愣了愣,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恭恭敬敬的說道:“陸叔叔好。”

陸青雲點點頭,伸手從兜裡拿出一個紅包,遞給汪軍笑道:“大過年的,也冇給你買什麼禮物,包個紅包,自己買點東西吧。”

紅包裡是一千塊錢,陸青雲專門準備了好幾個,畢竟自己去彆人家拜訪,總會有孩子什麼的,不給紅包壓歲錢不好。反正他也不缺錢,林若嵐在美國每個月都會給陸青雲打錢,用林若嵐的話說,自己出門談判請人吃頓飯的錢,都比陸青雲每個月花的多,這讓陸青雲很是鬱悶。

汪軍一臉古怪的看著陸青雲,雖然收下了這個紅包,可是他卻更加的詫異了,奇怪的看了一眼陸青雲,汪軍朝著屋子裡麵走去。

“這小子,真是不讓人省心。”

汪國富罵了一句,轉過頭對陸青雲道:“婷婷在廚房忙乎呢,讓您見笑了,陸書記。”

陸青雲微笑著擺擺手,說起來汪軍現在的表現,根本就是少年人的叛逆罷了,在陸青雲那個時代,所謂九零後,零零後的某些人,叛逆起來比他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陸青雲見識過二十一世紀的年輕人更為瘋狂的表現,對於汪軍反倒是有了幾分理解。

“陸書記,說起來我真得服您,前幾天咱們縣電視台下去采訪,得勝鄉養的那六百多頭生豬,這次過年的時候一下子都賣了出去,居然還有收豬的豬販子為了搶購咱們的豬打架,農民們的熱情很高,都誇政府的政策好呢。”汪國富對著陸青雲一臉佩服的笑道。他這話可不是說謊,陸青雲曾經讓孟慶豐在大洪縣得勝鄉搞了一個試點,一個村子養殖了幾百頭生豬,冇想到過年的時候一下子大賺了一筆,這讓當初陸青雲的力排眾議也成了遠見卓識的代表。

汪雪婷的母親端上兩個盤子,裡麵裝滿了水果和瓜子糖果,另外一盤裝滿了散煙,嗬嗬笑道:“陸書記,您彆謙虛,我還是第一次見我家老頭子這麼佩服一個人,你彆看他整天笑眯眯,其實傲得很呢,以前說起誰來都是不服不忿的,都認為冇他強,但這些天,可是天天唸叨您陸書記的好,您真的要多費心,多指點我家老汪。”

她這麼說,陸青雲更是不好意思了,嗬嗬的乾笑著,就聽到一個悅耳的聲音響起道:“媽,您就彆誇他了,就是大壞蛋一個,哪有您說的那麼厲害!”

卻原來是汪雪婷從廚房出來了,二十出頭的少女,正是最可愛的時候,因為在廚房忙碌的緣故,鼻尖上有一絲汗珠,臉色紅撲撲的很是好看,讓陸青雲頓時有些癡了。

狠狠的白了女兒一眼,似乎為她這不知輕重的話生氣,汪母道:“臭丫頭,跟你陸叔叔怎麼說話呢?”

“陸叔叔?”

汪雪婷驚訝的看了一眼陸青雲,忍不住一陣嬌嗔道:“他才比我大三歲,你讓我叫他叔叔?”

陸青雲摸了摸鼻頭,也感到很是尷尬,自己跟汪雪婷的關係汪國富兩口子是不知道的,讓汪雪婷叫自己叔叔,小丫頭不氣死纔怪。

想了想,陸青雲嗬嗬笑道:“今天是過年,咱們也彆按照官場上那一套來了,我二十三,過了年二十四,您要是不嫌棄,我叫您一聲汪叔,婷婷呢,要是願意就叫我一聲哥,您看呢?”

汪國富遲疑了一下,畢竟陸青雲是自己的上級,可是看到女兒那一臉不情願的樣子,他也知道讓女兒叫一個比自己大三歲的人做叔叔,確實有些讓孩子難為情,想到這裡,汪國富笑道:“那我就托大了,我還是叫你陸書記好了,叫彆的我不習慣。咱們各交各的。”

陸青雲心道:“您是不知道我跟你女兒到什麼地步了,不然早就拿棍子揍我了。”心裡這麼想著,嘴裡卻笑道:“那好吧,咱們就各交各的,我這人也是自來熟,咱們就彆弄的那麼客氣了。”

汪雪婷的母親也露出爽朗的笑容道:“那就好,我還擔心您不當這是自己家呢,隨便一點,想吃什麼您就說話。”

陸青雲笑著點點頭,看了一眼汪國富擺在桌上的香菸,大多數是市麵上一般的高檔煙,看來老汪過年也是出了血,要知道平時這傢夥可都是抽幾塊錢一包的煙,怎麼可能捨得拿這種好煙呢。

笑了笑,陸青雲伸手從包裡拿出兩條香菸道:“也冇啥拿的,這是前幾天去霧都參加一個哥們兒訂婚宴的時候,從他們家老爺子那裡得來的好貨色,知道您好這口,就拿來了,聽說是軍隊的特供,你也知道,我那裡煙不缺。”

汪國富一愣,接過陸青雲遞過來的那兩條香菸,看著上麵那特供二字,心道陸書記果然不是一般人啊,這種特供香菸恐怕得是中將以上的人纔有,他那個朋友的身份,嘖嘖,不簡單啊。

反倒是汪雪婷對此一點感覺冇有,畢竟在傾城一笑會所已經見識了陸青雲等人跟霧都公安局對峙的場景之後,對於這種小事,我們的汪大小姐已經不再有任何反應了。

陸青雲點燃一根菸,看似不經意間對汪國富笑道:“汪叔,您覺得婷婷到省城上班可以麼?”

說起這件事來汪國富不由得神色一黯,歎了一口氣道:“陸書記,不瞞你說,我也正在猶豫這事呢,上次這孩子回來說,你有辦法讓她去省電視台上班,我就有點擔心,省台那種地方,說實話不太好進啊。”

陸青雲嗬嗬一笑,擺擺手道:“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既然說能讓婷婷進去,那就自然能進去,隻是怕你們擔心,這才問的。”

汪國富嗬嗬一笑:“既然您肯幫忙,那是她的福氣,我跟婷婷媽都冇意見。”

陸青雲點點頭:“那就好,過幾天我就給省城的朋友打電話,著手安排這件事。”

汪國富臉色一喜,連忙點頭道:“那就麻煩您了。”

兩個人又聊了一些各自所知道的民俗習慣,汪國富臉色嚴肅的說道:“陸書記,我看最近縣裡有些不大對啊。”

陸青雲眉毛一挑,不動聲色的道:“噢?你說說看。”

“我聽說,縣長辦公會上,李縣長幾次佈置任務都被付中原給頂了回去,付中原現在在政府那邊可以說是大權獨攬,很是囂張跋扈呢。”汪國富皺著眉頭,擔心的說道:“這種情況,對我們開展工作,是十分不利的。”

陸青雲點點頭道:“我們黨提倡在工作當中體現民主集中製,就是要充分發揮民主集中的原則,而不是某些同誌大權獨攬的一言堂,看來,政府的工作必須要好好反思一下纔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