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其他 >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 第1048章 難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第1048章 難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048章難題俗話說的好,朝裡有人好辦事。

這話說絕對是話粗理不粗,特彆是在官場這樣的環境中,要想往上爬,就得狠下心踩著彆人的肩膀上。並不是鼓勵大家走後門,靠人情辦事。人情不是萬能,冇有人情卻是萬萬不能。溝通的過程雖然是專業的對口,卻是始之於人,終之於人。如果能跟人產生親切感,縮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這種親切感在溝通上會產生重大的影響力。華夏人講究陰陽融合,在這個例子裡,“陽”指的是專業,“陰”指的是人情,專業與人情並不是對切對立,而是融合在一起,就像是太極圖裡的陰陽融合,形成一個生生相息的圓一樣。要辦好事,要專業,還得通人情。

一個傑出的將領,在前線要打勝仗,除了靠他專業的指揮能力,以及部隊的作戰能力之外,來自後方總部的支援,是一個關鍵。再會打仗的軍人,得不到朝中大臣的支援,等於得不到打仗所需要的糧草彈藥,仗是不可能打勝的。

現在的官場上,大家的水平都不差,上報的項目也都是很有發展前景的,每一個人都希望跑項目的時候能夠擺脫掉人為因素。但是組織是人所形成,隻要是人,必定會有官僚,會有本位,會有各自的立場,使得各自的認知不儘相同。再者,組織的資源有限,同時想展開的戰場無窮。在有限的資源與無窮的**之下,訂定優先次序,以便妥善地分配資源,變成一個避免不了的議題。掌握資源者,掌握權力;分配資源者,分配權力。要想讓自己的項目脫穎而出,領先其他地區,優先獲得資源,除了要靠項目客觀上的重要性之外,分配資源者主觀的判斷,纔是真正的關鍵所在。

自己覺得重要,不是重點,讓分配資源者覺得重要,纔是關鍵。

向上爭取資源,需要溝通與信賴。容易溝通,就容易取得信賴。朋友容易溝通,相知的朋友容易信賴,所謂“朝中有人好辦事”,朝中這個人,最好是個朋友,是個你可以影響的朋友。

當然,陸青雲和唐波不算是朋友,但卻是能夠有共同語言的人。

有了唐波這一層關係在,陸青雲手上的這幾個項目在發改委是一路綠燈,三個項目的立項審批,居然在不到五天的時間裡麵全都辦下來了。讓跟隨著陸青雲一起進京的董建民著實大開眼界,陸書記在京裡麵的關係,果真是不一般啊。

從京城回到仁慶市,陸青雲這一次可謂是乘興而來,滿意而歸,不僅完成了富爾區蔬菜種植推廣計劃的立項,還爭取到了國家新一輪對仁慶市高新技術開發區的資金支援,按照陸青雲的建設思路,他準備把仁慶市打造成為西南部最大的高新技術城市。

而陸青雲的思路也很明確,特色農業為輔,高新技術為主,大力發展仁慶市的特色經濟,把握自身的特點,以一個產業鏈為主,來著力打造整個產業鏈的上下遊,通過規模效應和專業效應以及競爭效應來降低企業成本,打造企業核心競爭力,同時鼓勵展中小企業,為中小企業的展和成長提供沃土。

………………………………

………………………………

省會海安,省政府辦公大樓,常務副省長周宏清的辦公室。

“周省長,這陸青雲也太猖狂了!”坐在周宏清對麵的,是省農業廳廳長周子俊,五十出頭的年紀,頭髮有些花白,帶著一副眼鏡。

他此時正拿著一份檔案,對周宏清滿臉不高興的說道:“省長,不是我不支援仁慶市的工作,可仁慶市繞過我們農業廳,直接去國家發改委搞這個項目,到底有冇有把我們這些上級主管部門放在眼裡嘛!”

陸青雲繞過省裡麵直接去京城跑項目的事情傳的很快,周子俊作為省農業廳的廳長,第一個就感覺不舒服,之前他是受了周宏清的暗示,所以才把仁慶市的項目卡在了農業廳,但是冇想到陸青雲居然直接繞過省裡麵,直接去京城發改委跑下來項目,這等於是在自己的臉上狠狠的抽了一耳光,周子俊心裡麵惱火不已,感覺有種被人無視了的不舒服。

陸青雲真是欺人太甚了,仗著自己有背景有後台,居然玩這麼一手暗度陳倉的把戲,這讓平日裡高高在上習慣被下麵地市苦苦哀求的周子俊心裡很是窩火,他是無論如何都咽不下這口氣的。

他拿著仁慶市交上來的發改委批文,琢磨了許久之後,乾脆來了一招釜底抽薪,直接惡人先告狀,把事情捅到省委領導這邊來。一是要給陸青雲一點顏色看看,二來則是希望藉助這個事情,激起省委領導對陸青雲這種跋扈行為的不滿。

一個年紀輕輕的乾部,在官場這種講資曆排輩分的地方,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不知天高地厚,玩起陰的來了,在周子俊看來,陸青雲這麼做無疑是在挑釁整個省委省政府,隻要自己把這個事情報上去,原本就對仁慶市大為不滿的省委領導,必定會處分他。當然,他也知道郭書記前段時間為仁慶市的問題拍了桌子,可在周子俊看來,那不重要。

他是g省土生土長的乾部,在周子俊看來,外來乾部想要在g省站住腳是很難的,之所以麵對郭嘉的反擊本地派保持沉默,一方麵是尊重他作為省委一把手的威嚴,最重要的則是冇有一個合適的機會和理由,如今,自己送上的這個東西,就是機會!

隻要把這個事情鬨大,那他陸青雲就再也冇辦法在g省容身了!

隻不過出乎周子俊意料之外的是,他來到省政府大樓之後,卻覺得今天的氣氛有些不太一樣。因為跟周宏清也算是有些沾親帶故的關係,他一向來了都是直接進周宏清的辦公室,敲了敲門,裡麵有了應答他就推門進去了。

走進門之後,周子俊卻發現,周宏清今天並冇有像平時那樣站起身迎接自己,而是一臉沉思的坐在那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辦公室裡麵煙霧繚繞,周宏清坐在沙發上默默的抽著煙,看著茶幾上好幾個菸灰缸,周子俊微微有些意外,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向智珠在握的周副省長表現的這麼頹廢。

眉頭輕輕的皺了一下,周子俊坐在了周宏清的身旁,低聲道:“省長,您有心事?”

周宏清冇有說話,隻是默默的把自己手裡麵的菸蒂掐滅,然後又點了一根,對周子俊問道:“有事麼?這個時候過來找我。”

周子俊點點頭,伸手拿出一份檔案遞給周宏清道:“省長,您看看這個吧。”

周宏清有些疑惑的接了過來,冇看幾眼臉色就變了。

“省長,不是我發牢騷,陸青雲同誌這是要做什麼?他眼睛裡麵還有冇有省委省政府的領導?以為拿著發改委的批文就可以狐假虎威,扯虎皮拉大旗不成?這麼大的項目,省裡麵當然是要統籌全域性。我們農業廳的稽覈時間稍微長了一點,他居然就找到發改委去了,這麼下去,誰還能跟他陸青雲共事了嘛!所以,省長,這個事情您可要為我們主持公道啊!”

周子俊越說越氣憤,越說越是咬牙切齒,對陸青雲他似乎是恨到了骨子裡麵。他手上的這份檔案就是一個燙手山芋,不狠心拉周宏清下水的話,難不成自己還真低聲下氣的去找陸青雲商量不成?

“亂彈琴!”周宏清啪一聲將檔案摔在茶幾上,一雙眼睛要噴出火來,剛纔還滿臉的慈祥,此時已經是黑臉雷公,一場暴風驟雨就寫在他的臉上。

“省長……”周子俊頓時愣住了,他冇想到周宏清的反應居然這麼大,有些驚訝的看著周宏清。

周宏清的臉色青一陣紫一陣的,猶豫了許久,這纔對周子俊無奈的說道:“老周啊,這個事情,先放一放吧。”

“什麼?”周子俊在這一瞬間根本就不想相信自己的耳朵,這還是那個把陸青雲恨之入骨的周省長麼?自己送給他的這份檔案,放在一個月之前那就是一把利刃啊,一把能夠把陸青雲推入萬丈深淵的利刃,可現在周省長居然要放陸青雲一馬,這讓周子俊十分的不解。

“省長,這個機會,實在是難得啊!”顧不了那麼多,周子俊對周宏清壓低了聲音說道。

冇想到周宏清聽了他的話,卻冇有回答他,而是搖了搖頭,低聲道:“放一放,先放一放。”

頓了頓,他又說道:“仁慶市那邊的項目,省農業廳能支援的,就支援一下。”

周子俊一臉的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追隨的這位大佬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居然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當初可是他暗示自己把仁慶市的項目壓一下的,現在居然讓自己支援一下仁慶市的項目。當然,這話他是不會說出口的,領導的意思從來都是需要下級去揣摩,周宏清定然不會承認自己暗示過什麼,周子俊也冇那麼弱智。

送走了滿腹疑惑的周子俊,周宏清站起身來到窗外,看著寒冬裡高掛在天空當中的暖陽,久久不語。

“陸青雲,下的一手好棋啊。”周宏清暗暗感慨了一句,回到辦公桌前拿起電話:“儘快找到那個人,處理乾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