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空白小說 > 其他 >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 第1019章 訓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第1019章 訓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019章訓斥陸青雲慢慢走進會議室,臉色麵陳如水,跟在他後麵的曾肖賢手裡拿著筆記本和茶杯。

“今天把你們叫到一起,請某些同誌做好被批評的準備!”陸青雲剛剛坐下,就吐出一句讓所有人心中一凜,隨後不得不坐直身子的話。

目光掃過副市長張鐵銘,市環保局局長劉令偉,再看了看有些惴惴不安的平溪區區委書記唐曉和區長溫春梅,陸青雲淡淡的說道:“我可以明確的告訴大家,今天我來平溪區,就是來罵人的!剛剛在外麵的講話,是為了不影響全區乾部的工作積極性,現在隻有你們這班區委常委,我也就不用忍著自己的脾氣了!”

他這麼一說,頓時讓會議室內原本就十分緊張的氣氛變得更加緊張起來,有的平溪區委常委額頭上都冒了汗,誰不知道市委陸書記的鐵腕手段,縣委書記說拿下就給拿下,更何況自己這群人。最關鍵的是,大家屁股底下說實在的都不太乾淨,處在這個位置上,又有幾個人屁股是乾淨的呢?

就好像網絡上留下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說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隻要將這個段子改一個字,便是另一種寫照:說你貪你就貪,不貪也貪。說你不貪就不貪,貪也不貪。一個官員,貪與不貪,並不在於他自身的行為,而在於上麵是否要查他。上麵不查,你再貪那也是不貪。現在流行無罪推定嘛,既然執法部門不判定你有罪,那你就是清白的。而問題的實質卻是,你肯定經不起查,一查肯定出事。為什麼一查肯定出事原因很簡單,若要辦所有官員一個財產來曆不明罪,那是肯定漏不掉一個的。官員吃的喝的都是國家的,穿的用的是彆人送的,過年過節,還會有紅包購物卡,你的財產如果說得清道得明,那纔是咄咄怪事。

就好像娛樂圈的記者,每次參加新聞釋出會什麼的,都要收一個紅包,三百五百不等,一個月下來,運氣好的,可以收到幾千塊錢,與工資相比不會少。有些老記者,收紅包收得興起,將老婆情人等,全都拉來收紅包。幾個人整天忙著收紅包的收入加起來,也就一萬多塊錢。

其實這些情況,陸青雲也是明白的,華夏官場送禮的傳統由來已久,滿清官場尤甚,電視劇裡麵常常出現所謂的冰炭孝敬、火耗之類的,說白了,也就是下麵的官員給上司部門送降溫烤火費。大多數人以為,這是高級官員巧立名目向下索賄,其實不是,隻是下麵的官員為了到上麵辦事方便容易而使的潤滑費。也就是說,無論是冰敬還是炭敬,是普降甘淋,見人有份,隻不過數目的不同而已,普通辦事人員少一些,掌事官員多一些。就算你不貪不占,有這種那種孝敬,自然也就有了所謂“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的俗語。

建國之後,自然要廢絕這些官場潛規則,卻又不能不考慮寒署之苦,便想了個辦法,夏天發降溫費,冬天發烤火費。這兩項費用,不再是由下往上孝敬,而是由上向下派發,所有公務員,人人有份。可到了改革開放以後,僅僅這些,顯然已經無法令官場運行順暢,漸漸就恢複了由下向上送禮的習慣。上個世紀**十年代,主要送的是物質,魚呀肉呀雞呀蛋呀之類。可這樣做,很張揚,逢年過節,下麵往省裡送劄的車子絡繹不絕,有些地區,甚至不得不出動車隊,整卡車整卡車地裝載著物質,到了上麵,便一家一家地派發,影響非常不好。到了新世紀,不知誰發明瞭購物卡.便解決了官場的大問題,就算將領導們每個人都孝敬到,頂多一隻提包就解決了。購物卡還有一個好處,大家在一起吃一餐飯,每人領到一張購物卡,看起來,分量是一樣的,人人平等,實際上,購物卡和購物卡的含金量,是完全不一樣的。

尤其是在國慶、中秋、元旦、春節這樣的大型節日,這樣的節日,也正是官場送禮成風的時候,往往是到某個辦公室走一趟,離開時留下一個信封,信封裡麵是一張購物卡,含金量低的,一百元,含金量高的,一千兩千五千都有。敢收五千的人大概不多,畢竟這是反貪的起點線,僅此一單,便可以認定你犯了受賄罪。但一千兩千,肯定都笑納了。

而且,這些東西,還不能不收,你如果拒收人家的好意,人家便以為你不拿他當自己人。官場之中,不是朋友就是敵人,永遠冇有第三陣線。既然是敵人,人家就會以對待敵人的方法對待你,即便是地位不如你的人,也許他們不能夠影響你的政治地位,但是卻可以在整個仁慶市的範圍之內說你的壞話,那樣一來,一樣讓你臭名遠揚。

原本陸青雲對這種事情是不在意的,他自己有時候也會收到一些購物卡,這是不可避免的,不過陸青雲都讓秘書送到紅十字會去了。

但是這次平溪區的事情,陸青雲卻敏銳的察覺到了一些問題,按照自己叫人調查得到的訊息,那個雨林公司排放臭氣的事情,市環保部門前後一共去到汙染現場11次,仍冇有解決群眾憎惡的臭氣汙染問題。

11次都冇辦法解決的問題,這裡麵存在的東西,讓陸青雲十分的憤怒。

“劉局長,我想請問你,你們環保局知道平溪區有個雨林自行車公司麼?”

陸青雲看著環保局長劉令偉,淡淡的問道。

出人意料,陸青雲的第一句話,居然是衝著環保局去的,這讓所有人都是一愣,環保局的幾個領導更是心中叫苦不已,心道陸書記您不是說是找平溪區委的麻煩麼?乾嘛要帶上我們環保局呢?

張鐵銘的臉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是微微一動,想到前幾天自己聽說的一個傳言,不由得看向劉令偉,心中冷笑了一聲,這回看你怎麼應付,陸閻王盯上你,不死也得脫層皮吧。

唐曉眉頭緊皺,心中隱隱有一絲不詳的預感,陸書記到平溪區來居然事先冇給自己打電話,這已經讓他感到很意外了。如今第一槍居然不是衝著平溪區,而是對環保局而去,就更讓唐曉心中不安了。對於陸青雲他雖然不敢說十分瞭解,但是卻很清楚,陸書記不是一個輕易發火的人,但是一旦陸書記發火的話,就必然會有人要倒黴。

平溪區區長溫春梅的臉色一僵,她感覺到,似乎有什麼超出自己掌握的事情發生了。

劉令偉迎著陸青雲的目光,從那雙不帶一點感情的眼睛裡,感覺到一絲透骨的寒意。

遲疑了一下,劉令偉還是開口答道:“不太清楚。”

陸青雲不鹹不淡的點點頭,繼續問道:“那環保局有冇有人知道這家公司?”

劉令偉清楚,陸書記應該是聽說了什麼,否則不會直接點這個公司的名義,眼睛在環保局的領導身上掃過,意思很明顯,這個時候需要有人出來說話。

環保局的一個副局長舉起了手,恭敬的說道:“我知道這個公司,之前有群眾反映他們排放的臭氣影響居民生活。”

陸青雲看了對方一眼,轉過頭看向張鐵銘:“張市長,你知道這個事情麼?”

張鐵銘這個時候要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他這個副市長也就白當了,陸書記分明就是憋著氣呢,就算知道他也得裝不知道啊。連忙搖搖頭,一臉詫異的說道:“書記,我不太清楚這個事情。怎麼,確有其事?”

陸青雲淡然的看了他一眼,冇回答他的話,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唐曉和溫春梅:“唐曉同誌,溫春梅同誌,你們作為平溪區的黨政一把手,知道雨林公司和當地居民的爭執麼?”

唐曉和溫春梅對視了一眼,咳嗽了一聲道:“書記,這個事情我聽說了一些,不過似乎環保局的同誌已經去檢查過了,並冇有發現什麼問題,所以……”

溫春梅也說道:“是啊,陸書記,我們跟雨林公司溝通過,他們排放的氣體冇有毒性,總不能因為一部分的反對,就讓一個利稅大戶撤離我們仁慶市吧。”

陸青雲眉頭一皺,對於她這種說法,如果不是因為在公共場合,陸青雲都要張口罵娘了。真是把政績看的比什麼都重要啊!

對於溫春梅這個人,陸青雲瞭解的並不是很多,省委空降下來的乾部,陸青雲對於她的瞭解,僅僅侷限於履曆上的一部分內容,聽說到了平溪區之後,跟唐曉之間的配合還是不錯的,招商引資做了很多工作,也取得了不少成績。但是現在來看,這裡麵的問題還是不小的,起碼在雨林公司的這個事情上麵,溫春梅剛剛的一番話就表明瞭她的態度是什麼。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陸青雲控製著自己的情緒,看向那個剛剛回答自己問題的環保局副局長,平靜的問道。

“環保局去過排汙現場麼?一共去了多少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